当前位置:首页 > 炼诗丹炉 > 正文内容

《灵魂杯具诗写伊沙》11-20首

侍仙金童2年前 (2022-09-15)炼诗丹炉164


天生辩才伊沙

 

武林内家功高手

太阳穴会鼓起来

伊沙天生辩才唇肌发达

唇腮结合部微凸

一看就是蛤蟆功

已经升级到了狮吼功

 

伊沙天生嗓音浑厚

收如蛤蟆腮放则狮吼

进攻犹如穿甲弹

先高温融化对手然后穿透

他的嗓音就像

来自坦克舱里面的爆炸声

低沉而有力

让尝过鲜的辩手后怕

爽朗的笑容具有迷惑性

收起笑容则目光炯炯威严顿生

一下从食草动物变成食肉猛兽

对手会被一丝杀气灼伤

就像强光手电调到了激光模式

 

伊沙忘性大

但对手的弱点他却过目不忘

一旦轰炸每次都是精准打击

军事家的战略战术运用自如

面对懈怠之师

完全是一次降维打击

不对称战争

 

伊沙不是傻大个

易于在短兵相接时

心脏将血液更快地泵到周身

像把弹药迅速运到每个战壕

所以每次对阵

从来没见过伊沙缺弹卡壳

 

与天生辩才对垒

一定要小心布阵

不能再掉以轻心了

 

2021年12月4日

 

 

诗民领袖伊沙

 

随着口语诗

建立的根据地

不断扩大

逐渐拥有了

最广泛的群众基础

加上知识分子写作等“正统”

对口语诗多次围剿的失败

口语诗羽翼渐丰

多次会师多次反围剿之后

大有百万雄师过大江的走势

忽然有种诗国要得解放的感觉

 

那些掌握着

诗歌刊物“国土”的

王公贵族

一心扑在眼见着起高楼上

压根没想到有一天会

 

“眼见着楼塌了”

民间写作

正在以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

在布局反攻

 

诗国旧政权不会拱手相赠

唯一的选项是

革命

首先要斩首晦涩难懂的诗歌

这是诗国最大的民意

 

是的

这只是我做的梦

阶层固化

管控信息化

早不是两把菜刀

能革命成功的年代了

 

2021年12月5日

 

 

大器伊沙

 

大气看伊沙大器

小气看伊沙小器

大器看伊沙大气

小器看伊沙小气

大器伊沙的大气值得关注

大器伊沙的小气可以忽略

 

2021年12月8日

 

 

读“伊沙:只谈问题

在重庆两江诗会告别场的讲话”

 

跟着直觉的引导去写诗

条理太清晰准备太充分

反而会影响诗的原生态

就像让真炁在经络运行

人为去规划路线是下策

 

如果诗能够百分百用文字注释出它所有的美

那就不是好诗

诗如道

是要悟的

且不能言说也不必言说

尝试理清诗的脉络可以

但寄予厚望只会失望

写诗就是自主呼吸

不需要刻意地去要求怎样一呼一吸

人为创造一套呼吸大法

 

也不能夸得神乎其神

人定胜天会落笑柄

 

2022/1/14

 

 

不要好诗也得要伊沙

 

这个世界睁眼瞎很多

不妨我们就闭着眼睛想想

我们写诗为了什么

我们写诗是因为写诗让我们愉快

愉快是我们自己能切身感受到的

我们写诗也是为了写出好诗

但好诗的标准太多

人为因素更多

你期待别人的认同带来的那种快乐

毕竟是有限的

 

那种在海子生前轻视其作品

在海子死后力捧其作品的力量

就是在误导大众

甚至暴露了诗坛

呼风唤雨的那帮大佬们的嘴脸

好在没人前赴后继

 

因为在生死面前

大家心里都清醒得很

谁都不愿意用生命去换取

这种无意义的好诗冠名

即使它表面上被粉饰得

很伟大很震撼很名垂千古

如果我是海子我都会骂这些大佬

假仁假义

不死你们就无视我

死了你们就借我搞事炒作

死前你们认为的平庸之作

是什么标准

让它在我死后被奉为经典

这种标准与某某的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有什么区别

指望借一个海子

让中国诗歌重新被世人追捧

是不切实际的妄想

但是纪念海子的活动

 

肯定有它推动诗歌活跃非常积极的一面

但三十年过去了

也足以证明单靠造神是不够的

 

把扯远的话题拉回来

只要我们写出了自认为的好诗

就能带给自己需要的愉悦

对一个没有功利心的匠人来说

这才是支持你写一辈子的源动力

得到认可得到褒奖只是

副产品次需求

所以我说不要好诗也得要伊沙

从个人角度我认为

即使写不出好诗

能与伊沙一同享受诗生活就够了

从整个中国诗歌来说

我们可以没有好诗

但是如果诗人都正在享受着

伊沙一样的诗生活那也就够了

所以伊沙写出了他自认为的好诗

与没有写出你们认为的那种好诗

都不影响我欣赏伊沙的诗生活

 

诗神应该说过

我让世人热爱诗歌

并不是为了让你们写出好诗

而是为了让你们通过写诗享受快乐

如果她没说那我就替诗神代笔

这种快乐也并不是来自他人的认可

而是来自于自我认可

这与生活的幸福感一样

不要把生活的幸福感寄托在别人眼里

那种寄托往往会带来失落

只有相信自己就能带来快乐

才是真正的快乐

生活不要攀比诗歌也不要攀比

鸟飞在天空有鸟的快乐

虫爬大地有虫的快乐

互相攀比就会产生仇恨敌意和失落

这显然是愚蠢的

当前口语诗的作用应该也是

能够引导最广大的诗写群体

去体验写诗快乐这个最本真的初心

因为诗神就是这么想的

要让最广大的人群享受诗歌的快乐

是让尽可能多的诗写者

都陶醉在自我认可的快乐中

而不是为了让人人都写出经典之作

 

不要好诗也得要伊沙

你看看伊沙的博客

看看他长安诗歌节的图片

看看他参与诗歌活动的图片

看看他与莫言同场时的霸气

看看他与诗人们朗诵诗的笑容

看看他与诗歌顽势力的口诛笔伐

难道不是每个诗人都梦想的场景吗

如果让我们二选一

一辈子能写一首轰动诗坛的作品

一辈子都过伊沙那样的诗生活

我肯定选择不要好诗也要伊沙

现实中你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中国不需要伟大的诗人

中国需要丰富的诗生活

只要有了丰富的诗生活

伟大的诗篇就会自然孕育

虽然世界往往事与愿违

伟大的诗人往往诞生在

苦难的国度

但真相正如海子的造神运动

那很可能只是人造的伟大诗人

真正伟大的诗人应该就是

我们这些过着平淡诗生活的匠人

 

什么都可能会错

但怀揣希望总是对的

什么都可能是对的

但看完这首诗

继续敌视伊沙

肯定错

 

2022/1/25

 

 

泡伊沙

 

传说五十度以下的品牌酒

大多是勾兑的

去年吴同学喊吃饭

喝的全是他自家酿的五粮酒

人参猕猴桃一堆中药材泡的

今天过小年

四点多醒了构思了这首诗

必须得起床写出来

否则一觉之后就忘了

躲卫生间开浴霸写

中药材泡出的酒是药酒

伊沙也是每天都泡在诗里

泡出的伊沙诗集新世纪诗典

是很多读者的灌肠烧脑饮

许多人愿意用他把自己灌醉

 

今年元旦

我同学家又请人酿酒

师傅家住仙人塔出口

我也跟着酿了半槽五粮酒

九十多斤两大缸

暂时放在杂物间

每次开门都一股酒香

 

朋友圈像透明的酒缸

能看到泡在诗里的伊沙

和很多泡在诗里的各地诗人

喝酒的人都知道

那种感觉是很好的

更别说酒鬼和我这样的诗鬼了

 

2022/1/26

 

 

怪象中的伊沙

 

中国诗歌大概是被逼得没招了

就像郭德纲之前的相声剧场

曾经没几个观众状况下的憋大招

中国诗歌祭出了卧轨的海子

再后来推出了脑瘫的余秀华

还有一批古灵精怪的诗人

虽然海子余秀华等人不乏好作品

但反推中国诗歌幕后推手

他们却有不可告人的小心思

他们是做文化推广还是商业推广呢

跟相声脱口秀综艺节目一样

总要搞点古怪的所谓噱头

媚俗笼络人心换取卖点提高知名度

这种怪象乱象之中的伊沙

一个整天以诗为伴并有所建树的

极具诗人气质的诗人

反而变得有些不正常了

伊沙不瘫不瘸不死

在中国诗歌推手眼里

就没有商业推广价值了

用文化推广这个词

都拉高了这些推手的素质

即便这些人学富五车才高八斗

这也许是逼着伊沙沈浩波

采取下半身姿态自我推广的诱因

毕竟这招比把自己弄瘸敲瘫砸死

要安全多了

虽然这样做至今还是有后遗症的

但相对于中国诗歌推手的

不作为乱作为

伊沙沈浩波的下半身策划

或者叫策略性写作

并没有那么见不得光

他们只是摸石头过河独闯禁区

某某摸石头过河不也呛水过么

在诗歌官方推手懒政的情况下

 

尝试另起炉灶自己做自己的推手

这种暴露诗着实让传统难以接纳

但我们要承认自己还是相对封闭的

况且人类光屁股的历史

相对穿衣服历史那更是源远流长

再说闯这个禁区总比其他禁区安全

我甚至觉得他们在实施前掂量过

如今单从效果上回看

伊沙沈浩波这波下半身操作

比诗歌官方推手推余秀华赵丽华

效果不得差

伊沙沈浩波挨骂如果是耻辱

那官方推手推这些人挨骂

就是光荣吗

所以相对中国诗歌推手的大错

伊沙沈浩波顶多算是小错了

纠缠着下半身策略写作不放的人

让人怀疑是不是诗歌推手

故意转移视线害怕枪口对己的

 

后一波战术操作

再推理下去就是碟中谍大片了

总之在这个大片里

对看客来说已无所谓正派反派

反正伊沙的口语诗已经自成一派

在与诗歌官方推手竞技中他们赢了

他们也无所谓呱噪大众如何评价

有能耐你们就去批驳那些

文化资本大鳄

 

爱因斯坦一帮科学家造原子弹

是造福人类还是祸害人类

伊沙沈浩波造了一批下半身作品

是造福诗歌还是祸害诗歌

好歹写诗跟造原子弹相比

总没直接或间接写出命案粘一滴血吧

造原子弹死了那么多人

按你们语言凌迟伊沙的理由和阵势

你们先将爱因斯坦鞭尸我真佩服你

 

没有吧!全世界都在歌颂爱因斯坦

伟大的诗人与伟大的科学家

待遇真是不一样呢

 

我老婆总说

烧饭的天天挨批

不烧饭的天天在挑刺发牢骚

这菜咸了那菜淡了

她说的对

 

2022/1/26

 

 

革命伊沙

 

网上搜了一篇湖南郑文斌的文章:

只能是他整天想着成大师

想着出名

想着要获得什么人的承认

否则原本好好的一个革命性诗人

何至于此

可见其已完全丧失了早年对于诗歌的革命精神

即真正的提升他作品的诗歌精神

已几乎在他身上荡然无存

 

继伊沙创作了名篇

《饿死诗人》《车过黄河》之后

世人习惯性地就盼伊沙革命到底

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也行

反正这就是个希望

但是伊沙不按你们的希望坚持到底

也不是你们批驳他的理由

 

你敢肯定自己不是在刑场边

蘸着人血馒头吃的人吗

太多人只是希望别人革命

自己当一名观众看客而已

看热闹的不嫌事大

伊沙聪明着呢

不上你当急死你

 

2022/1/26

 

 

伊沙南人沈浩波

 

电子诗集

灵魂杯具诗写伊沙

发布后

秦皇岛一个诗友加了我

我在她的朋友圈里

翻到沈浩波磨铁南人诗江湖

往年的磨铁诗歌奖视频

和铁狮子坟第七届诗会视频

昨天过小年看了一晚上

今早就想他们三人就是一架

奔跑在中国诗歌大道上的马车

伊沙口语诗是匹快马

沈浩波磨铁读诗会和

南人的诗江湖

就是后面两个磨出火星子的车轮

他们在前面跑啊跑啊

后面很多人在吃力地追呀追呀

 

韩东虽然是

口语诗的首倡导者之一

但他的代表作

大雁塔

我找出来看了下

又看了下其他十八首代表作

真没什么水准和亮点

叫有气无力派面瘫派更准确

他像很多代表一样不能做诗歌代表

几十年后应该可以更清楚地看到

韩东也许更适合其他圈子

他的作品远远不及伊沙的代表作

但能旁证几个真理

名人效应威力巨大

诗评包装的诗作能抬升卖价

炒作的力量是强大的

这类名诗人名气再大

也应该多做自我批评

昨天我甚至想过

 

应该创立一个诗歌直觉奖

不允许任何评论单凭直觉

大雁塔

这类作品第一轮就要刷掉

如果是名人的

更不要拿出来丢人现眼

如果创立的是诗歌错觉奖

大雁塔就可以入围

如果是名人的就让他获金奖

免得误导大众

名人这类作品危害最大

说归说它还是有好处的

就是任何人看了都会有写诗的冲动

因为他看了大雁塔这类作品

就确定自己能超越韩东

 

2022/1/27

 

 

拉下脸的伊沙很凶

 

为了制作电子诗集

灵魂杯具诗写伊沙

在网络搜集了很多伊沙图片

用电脑软件制作电子诗集插图

发现大多是笑容满面的

只有几张是伊沙拉下脸的

其中伊沙站在马桶后面的凶相

格外醒目

被我放在正文前页当门神

伊沙说过在很多地方都有人想动他

起因还是那些年在网络上的骂战

伊沙站在马桶后面双手捧在胸前

昂首挺胸拉着脸

发达的咬肌支撑起凸显的唇部

眼神透露出的是即使千军万马杀来

他照样蔑视群雄

你敢来我只要将马桶盖一掀

 

冲来的千军万马立马让你被马桶冲走

你连我的边都沾不上

跟伊沙是一个典型的诗人一样

他这一整套动作就是一个标准的肢体语言

你们尽管过来来了就是个死

就像他自己说的

他两百多斤的当年

是个人狠话不多的主

 

我眼里的中国好诗模伊沙

这个画像丰富了伊沙的人格魅力

横看成岭侧成峰

这就是他外貌特征上先锋的一面

我就可以通过这些

裸露地表散落或成块的矿石

推测出伊沙身体内部

有一条先锋的矿脉

他嘻嘻哈哈的图片虽然多

那都是乱花渐欲迷人眼的动作

 

就像魔术表演里很多的动作

只是为了将真正紧要的动作掩饰伪装起来

所以伊沙拉下脸的照片

就是他梭哈时面朝下的那张底牌

他亮出底牌给我们看了

正是他豪迈豁达有魄力的地方

底牌已经给你看了

不敢斗你就撤

敢斗你就来

没准我还有杀手锏

 

拉下脸的伊沙很凶

拉下脸的伊沙真实

他貌似端着的样子

是真放下了伪装

一条真汉子

一个真诗人

中国诗坛真没有第二个

 

这么大一个沙瓜(最爱吃沙瓤瓜)

你们可不要让我一个人吃了

这么好一个诗模

你们可不要让我一个人写了

 

2022/1/27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诗人救护车发布,转载内容来自网络有链接的会添加,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原出处,本站含电子诗集内容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会立即删除,致敬诗人!


本站免费提供电子诗集制作服务:提供100首诗歌作品,每首不超过28行,符合法规的诗歌作品,为歌颂党领导新时代的作品提供免费出纸版样书服务。简介、照片、作品发邮箱:jinyj@sian.com

本文链接:https://xn--gmq689by2bb35dizd.cn/post/45.html

分享给朋友:

“《灵魂杯具诗写伊沙》11-20首” 的相关文章

个人精选本《侍仙共品》121-130首

个人精选本《侍仙共品》121-130首

下载电子版千亩农庄 千亩农庄花万朵蜜蜂采蜜客弄枝董家美酒唤春文一手牡丹一首诗 20190408  冬至 天在龙不在名在魂会来新山寻旧坟跪拜托梦人 20181222  给李咏也给你看 你以为世界是你的 没有你世界...

品读伊沙《中国诗歌扳道夫》诗集231-圆满

品读伊沙《中国诗歌扳道夫》诗集231-圆满

点击下载《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 在中国的哭墙下让我哭 这是华夏大地上所有景点中我最不敢看的 但是身为中国人一生必须看一次 身为中国大诗人必须双目圆睁直至双目淌血 在中国的哭墙下让我哭 (2018) 诗人必须在这里接受炮烙之刑...

摘伊沙编《新世纪诗典十》61-73首完美

摘伊沙编《新世纪诗典十》61-73首完美

欢迎去淘宝磨铁图书旗舰店购买本文伊沙老师授权发布请勿转载上帝的味道 西娃 带着五个6至15岁孩子玩精油,他们每人画了一幅想象中上帝肖像我说,展开想象力上帝是什么味道把与之对应的精油滴在画上瘦高孩子滴了檀香他说上帝像爸爸:高大,可靠一个小胖子滴上生姜,茴香,黑胡椒.….他说上帝是一...

摘伊沙编《新世纪诗典二》31-38首完美

摘伊沙编《新世纪诗典二》31-38首完美

欢迎去淘宝磨铁图书旗舰店购买本文伊沙老师授权发布请勿转载清明悼念一桩杀人案的受害者 侯马 男人从乡下赶来要把在城里打工的妻子劝回家妻子已另有相好俩人翻了大打出手男的用菜刀使劲剁女的终于服软了跪着说:“我跟你回去。“男人,望了一眼快砍断的脖子说:“来....不及了” 20...

摘伊沙编《新世纪诗典三》31-40首

摘伊沙编《新世纪诗典三》31-40首

欢迎去淘宝磨铁图书旗舰店购买本文伊沙老师授权发布请勿转载食粪者说 韩东 我是一个孤儿,靠食粪为生,佛陀拯救了我,让我放弃那航脏的恶习。他让我去清凉的河水里洗干净,给我穿上衣服,让我跟随他,踩着他的脚印前进。后来我才知道这并不是教导我的方式,只是为了不踩死蚂蚁。他让我把大粪留给蚂蚁...

摘伊沙编《新世纪诗典四》21-30首

摘伊沙编《新世纪诗典四》21-30首

欢迎去淘宝磨铁图书旗舰店购买本文伊沙老师授权发布请勿转载六月 邢昊 一个日照长光线强刚买的白菜就晒卷了边儿烂成一堆泥的月份 是毕业日是我到洋灰厂当工人的纪念日是老婆给我四处借钱的手术日是我其中一个女儿的生日是我父亲的去世日 烈日如同火烧父亲无法挽留急勿勿的丧葬...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