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炼诗丹炉 > 正文内容

《望诗山》40:中国诗坛不能树假泰斗

侍仙金童1个月前 (05-02)炼诗丹炉49

望诗山.jpg


四十、中国诗坛不能树假泰斗

 

因为下雨,所以下午还是窝在室内,好在大家觉得聊诗比外出旅游更有意思,这最好了,心里有风景才是最美的。

 

自驾游

 

心内有风景

何须去远行

黄帝修内经

大道通心明

 

“我看你每本诗集最后都介绍‘中国超级桥写作流派’的由来,都提到北师大博士李永毅,我也搜了下李永毅,他现在是博导而且获得过2018年鲁迅文学奖翻译奖,他的导师是九叶诗人郑敏先生,不过我查了下郑敏先生的作品,感觉并不出色,但跟你在《东写西读掏话叨》里点评的谢冕一样,似乎都在往中国诗歌泰斗的位置推。你认为合理吗?李白一发声让我意识到自己的思维也被人之常情自然封锁了某些区域,因为李永毅,我下意识地根本没有想去批判郑敏先生,虽然已经去世,但她在世时我也没有想到过带着批判思维去分析她的诗。

“我跟李永毅是重庆《界限》网刊发表我的诗之后认识的,记得2000年《星星诗刊》选用我在《界限》的诗《爱情》发表之后,李永毅还通过电子邮件向我祝贺,中国超技巧写作流派这个概念是我的诗被李永毅选用发表在《灵石岛》网络诗刊之后,我们在电子邮件交流时他偶尔提到的,不过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我是记到心里了,以至于很多年后,我在中国诗歌流派网注册了这个流派名。李永毅获得鲁迅文学奖翻译奖,还是过很久我才联系到李永毅并送达了祝贺。之前各忙各的断了联系,之后虽然联系上了,也互换了手机号码也很少联系。我曾经在祝贺的同时建议他应该为中国诗歌的前进发声,但是他婉转地说自己获奖只是学术上的成就,自己和诗歌圈几乎没什么关联,也没有什么威望和影响力,就算发声也不会有什么反响,而且他的翻译任务很繁重,每天要工作十多个小时,也没有精力参与诗歌这方面的活动。我上网找了下联系邮件,他给我的回复有更具体的内容:他在信里说我现在实在没有精力做任何别的事情,每天十三个小时翻译,一个小时都耽误不起,等着出版的译著就有八本,连轴转,从没休息日。我一个人干着三十个人的活,高校的科研骨干就是这样。,所以我后来就没有继续这个话题,或许等他退休了,会有时间重启这个议题。

假如你也像批判于坚等人一样,也批判他的导师,他会不会和你绝交?人与人之间的交情其实是很脆弱的,几乎经不起任何考验,你们这些诗人之间的友谊会不会也很脆弱,如果你批判他的导师,你们绝交的可能性也很大吧?杜爱诗这是在制造难题,他的思想我也越来越捉摸不定了,就像一首诗的产生那样的让人捉摸不定。

“个人认为,像郑敏先生谢冕先生这样的知识渊博的记忆力异于常人的,比较适合搞学术研究和教学工作,诗歌创作他们可以偶尔涉猎下,但是要在诗歌创作上出类拔萃,他们的天赋大概率是缺少的,这也可以是盖棺定论的事了。他们写诗肯定有意义,可以影响一批高级知识分子,但如果他们的诗歌水平仅限于已有水平,凭已经展现的诗歌技艺来看,并不应该抬举到诗歌泰斗的位置,诚实地说,他们的诗歌水平还是学徒阶段,并没有触及到形成写作风格的有足够量的作品支撑的境界。虽然郑敏先生是九叶派诗人,但我个人从接触到的有限的九叶诗人作品看,他们的作品层次并不高,也不足以引领中国诗歌前进,但是对于中西诗歌技艺的融合还是有积极意义的,但这并不是在肯定西方世界诗歌理论和文本都优于中国诗歌,我甚至觉得郑敏先生和谢冕先生,他们对于中国诗歌精髓的理解是不够的,因此他们对于西方诗歌的理解,也并没有达到按照他们的学识本应该达到的层次。也就是说他们的悟性并不高,还是停留在诗歌的浅表层。

“那么他们为什么被人意图吹捧到中国诗歌泰斗的位置呢?”同为女性,玉真公主其实更关心郑敏先生的诗反响。

“我觉得这有两方面原因,一个是自身的,如果郑敏先生跟其弟子李永毅一样,对于自己诗歌水平的定位精准,就会更着力在学术而不是创作,乾隆皇帝一生写了四万多首诗,如果他没有自知之明偏要抬举自己,那么群臣肯定会举全国之力抬高乾隆的诗,但乾隆和李永毅一样,他是知道自己的天赋并不在诗歌创作上,老实说,每个人如果要不虚此生,必须要理清自己的天赋到底在哪个领域,如果一定要投入大量时间精力在没有天赋的项目上,肯定会事倍功半,相反如果像李永毅一样认准了天赋含量最高的目标,就会事半功倍。可以盖棺定论地说,谢冕先生和郑敏先生,他们都没有很高的诗歌天赋,他们的天赋其实已经在其作品中尽现了。不信你们可以搜下他们的作品谈论。我觉得讨论下批判下几乎被定论为中国诗歌泰斗的作品,是非常有意义的事,而完全不需要考虑是否会与李永毅绝交的问题,这已经不是个人问题,而是已经成为诗歌界的问题了。现在社会各个领域包括诗歌界,混淆视听的事件太多了,早就应该拨乱反正了。正确评价谢冕先生和郑敏先生,不是个人情感的问题,是中国诗歌大局问题,我不信李永毅真因此与我断交,除非他的思想境界没有我想的那么高。我评价谢冕先生的诗你们或许看过,我读一遍你们再根据我前面的意见对照下。

 

 

别看轻自己

 

 

在阴暗的

低垭的

墙角的一隅

茁长着年轻的野花群

它们是那样地弱小

无力

又是那样地活跃

富有生机

一边是先天地缺乏养分和阳光

一边是热烈地追求春天和生长

它们发芽

它们歌唱

这块贫瘠的小园地

变得生动

温暖

而充满光明

不要轻看自己

正如诗人说的

“一朵野花里看见天国”

春天的影子

早已蕴涵在它们的心里

它们仰着头

接受太阳的热吻

它们变得更年青

更强壮

尽自己的力量

放出鲜艳明亮的色彩

别忘记

“在你的掌心里盛住无限

一时间里便是永远”

更要记住

“你孤芳自赏时

天地便小了”

它们奋斗在墙角

为了争取太阳的光线

 

1948  5  21 日作, 26 日重改。

 

 

 

读谢冕《别看轻自己》

 

那些看我诗写伊沙沈浩波

自己没看明白就建议我退群的

估计看到我写谢冕也会跳脚

毕竟谢冕近百岁的诗人

一个无名之辈怎敢如此造次无礼

千岁诗人李白杜甫都能评

真诗人还会忌讳别人评价吗

何况万岁的诗神

就该容忍诗坛乱象无休止的亵渎吗

 

最近刚好整理了

《文和诗的界限在哪》

其中有总结:

综上聊天文与诗的界限到底在哪呢

过度倚重形式辞藻语言表达过度清晰饱满

这样的作品是偏文的

语言有跳跃性空间感表达留有余地

形式上自由程度高更接近意识形成初始态

可严谨但不追求严谨可饱满但不追求饱满

具有浪漫主义充斥想象力时有亮光的语言

这样的作品是诗性的

诗忌满忌直虚实有度立意大小均可

区分文与诗并不是为了设立教条

毕竟创作时若被此羁绊会影响尽情发挥

但在回望环视展望审视时

还是具有参考价值的

 

依照以上理解再对照谢冕这首诗

虽然谢冕摆脱了旧体格律诗的形式束缚

新体诗也没有象散文那样倚重辞藻

但是表达过于直白饱满

没有提供给读者想象空间

或者说没有设置调动读者想象的互动机关

浪漫主义和想象力也毫无体现

语言也缺乏闪光点

所以这首作品还是偏文的

对于诗歌后来者并不具有示范性和教导性

甚至会因为谢冕名气的走高

反而会让误导诗歌爱好者的反作用等比走高

 

在我看来《别看轻自己》

只能算是不够精致的美文分行而已

若严格区分这首和汪国真的作品一样

都是诗性不够尚未抵达诗境界的文章

越抬举这样的作品

越会混淆诗文的界限

为还诗歌清白

我觉得万岁的诗神

应该支持如此解析百岁诗人这首诗

结论单单指这一首的分析

所以越是名人越不能随意拔高自己

有自知之明再加上谦逊才是大道所为

 

“诗在表达方式上不能太直白,在表达效果上不能太明白,谢冕这首诗写得是生怕别人看不懂他在说什么,虽然现在很多诗写得让人看不懂,也不能说谢冕解放前的作品就值得提倡,只是给世人展示了诗歌最不应该推崇的两个极端:太明白和太难懂,都不是诗应该呈现的样子。这在我们旺诗国早已是定论的,你们可能还需要一个认识过程,虽然这并不是很难认知的理论。玉真公主的旺诗国现在或许就是我们的未来,也是希望。

面对再好的理论,那些遵循着错误写就的作品,他们哪里舍得丢呢?谁不都把自己的作品当作命一样么!他们只会拼着性命证明自己是正确的,而从不会轻易否定自己,所以看似简单的换个方向迈一步,但事实上是非常难的。这个想法是需要静思反省才能得出的,李白作为浪漫主义诗人居然会有这么深入浅出的认识。看似简单,认识到不易,更不易的是李白能说出来,而很多著名诗人即使认识到了,也死活不认这个账的。

“谢冕先生写得倒不是差,而是不出类拔萃,是普遍的那种好,所以你觉得他被称为诗歌泰斗不合适是吧?玉真公主的观察点相对细腻。

“按伊沙批判谢冕的内容看,谢冕还是在诗歌理论界被推崇为大咖,从搜集的简介信息看,他的诗歌创作相对这个冠名还是非常不足的,起码没什么流传甚广的作品,好像一首都没有,这样的诗人怎么能冠如此重要的头衔,这样做岂不是在误导大众么!

我搜到了伊沙的谢冕的言论:你有本事,你在海子活着时,你也不认为海子写的是诗啊。我把这话送给中国诗坛理论界的大咖——北大的谢冕,海子活着时还去找过你,跑到北大教工住宅家属区,据说是没找到还是怎么着。你作为一个北大老师,你在海子活着的时候(他起码在业界已经有点小名气了),你怎么不说海子写得好?海子都死了多少年了,你再来说什么“在海子之后就没有诗感动我了”,就这种水平,你能当中国诗坛理论界的大咖吗?要你这种人当那就是笑话。’,我觉得那时候的伊沙确实有点诗歌革命小将的味道,不过诗坛如果太迂腐了,就需要这种抗争。杜爱诗的搜索能力还是不错的,互联网时代带动了所有人类活动的大变革,诗歌写作方式不变也不可能。

“我认为你在品读谢冕之后说的‘粗读的第一印象,期待随着阅读量增加观点会转变,真实记录每一次阅读后的直觉,如有冒犯敬请谅解。很好,留有空间,避免误读诗人的整体印象。这是谢冕很年轻的作品,之后有没有实质性的进步才是关键,人到中年老年,如果诗歌水平没有实质的变化和进步,也大概率能够证明他的诗歌天赋十分普通了。他们三人插话倒是很有次序,一人一句不争不抢,让我感觉没什么突发的奇思妙想,虽然正确,但正确得毫无波澜,就少了些期待中的味道,差点意思的感觉。

“总之,要让谢冕在诗歌界当泰斗确实勉强难服大众。没有哪个国家的诗歌泰斗不是靠诗歌作品做支撑当选的。”我就脱口一说,虽然泰斗并不是像诗歌奖那样由哪个机构颁发,但起码都是业界公认的,绝对不是由一些拍马屁的人能抬举到的高度。

“这些人都是在抬举人,而不是抬举诗,你们这个世界拍马屁的人太多了!这虽然会让被抬举的人高兴,满足下虚荣心,但是这是捧杀,既伤害了人更祸害了诗歌。所以名人要学习你说的写了四万多首诗的乾隆皇帝,不要轻信别人的吹捧,更要有自知之明。身为李白,对于后世的乾隆能写四万多首诗还是印象深刻的。

“我搜到郑敏的《金黄的稻束》,被抬举得也很离谱,而且进了高中教材。你们看看,郑敏先生已经去世,正好可以盖棺定论她到底是不是优秀诗人,算不算得上中国诗歌泰斗。我感觉她这样的诗,我也会写,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我找出来你们看看,是不是也有我一样的感觉。杜爱诗看来能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一心能多用的人素质还是全面的,我这个只能专心做一件事无法胜任一心多用的人,就比较羡慕杜爱诗这种人。

 

《金黄的稻束》

 

金黄的稻束站在

割过的秋天的田里,

我想起无数个疲倦的母亲,

黄昏路上我看见那皱了的美丽的脸,

收获日的满月在

高耸的树巅上

暮色里,远山

围着我们的心边,

没有一个雕像能比这更静默。

肩荷着那伟大的疲倦,你们

在这伸向远远的一片

秋天的田里低首沉思,

静默。静默。历史也不过是

脚下一条流去的小河,

而你们,站在那儿

将成了人类的一个思想。

                 

1943年

我觉得这就是一个大学生的习作而已,并没有多少值得研究学习的点,在新诗发展道路上,也并没有里程碑式的价值,技巧上也就是借一个比喻然后展开联想和抒情。如果把一首普通的习作当作佳作当作传世经典推广,那么不单是在害郑敏先生,更是在危害中国诗歌的发展。中国人太注重人的身份而忽略诗本身的位置高低,幸好乾隆皇帝没有遇到这种人,否则清朝估计流行的全部是乾隆体!郑敏先生和谢冕先生的诗歌作品有没有超过乾隆皇帝?从体量上,他们肯定输了,那么质量上呢?我推测也完败,毕竟练习少了,还把习作当精品的专家观点当真,从这个与乾隆思想境界也相差甚远的点推测,质量肯定也完败乾隆,那么将谢冕和郑敏两位先生推到中国诗歌泰斗的位置显然不合适,甚至可以说是误导大众的错误之举。乾隆知道了肯定也会嘲笑,这是想当诗歌皇帝国母想疯了才会做出的事情!老实说,这首诗我连钻研的兴趣都没有,更别说顶礼膜拜地去学习了。就算放在四十年代,除了语言表达的形式上与西方走得近乎些之外,并没有更多值得称道的点。虽然有人细读认为《金黄的稻束》是受冯至《十四行集》的影响,并且间接受到里尔克的影响更确切,也并不能为这首诗加分。中国诗坛乱就乱在上梁不正下梁歪,学院派专门研究诗歌的在推举诗歌时都如此任人唯亲,怎么可能公正,怎么可能真正推动中国诗歌的发展!虽然郑敏先生去世了,谢冕先生也九十多岁,但是不能因此就昧着良心乱夸胡赞,诗歌好歹也几千岁了吧!在这个问题上,看诗不看人。

“我搜到臧棣、桑克、西渡、胡续东又在大力推荐三十年前就自沉而亡的诗人戈麦,说他是天才,不知道他们意欲何为,戈麦的诗其实我这个外行看也并没有多少天才的成分。杜爱诗又开始发散了。

“表面上看着好像他们很爱诗,其实这并不是尊重诗的表现,如果真的尊重诗,就不会因为戈麦自杀就一定要给他安一个天才的高帽子,随意性太强而且与事实不符,尽干这样的事,热衷这类事,你们说这是对诗歌负责任的态度吗?简直就是儿戏!而且这些人的诗歌作品我也接触过,并不出类拔萃!我看李白和玉真公主对这个话题也没什么兴趣,对郑敏先生和谢冕先生的诗作也没眼睛一亮的神态,所以我转移了话题:现在雨停了,我带你们去滨河公园走走吧!雨后整个城市像洗了个澡一样,你们会有不一样的感觉的。

“其实我对自然景观兴趣倒不大,读诗钻研诗歌技艺也是风景,是心里的风景,比心外的风景美!李白虽然不写诗,但他说话就是口语诗,他不会不知道吧?

“我带你们去河对面的牡丹园,里面的长廊有牡丹相关的诗。老实说,读谢冕和郑敏先生的新诗,还不如去读这些古诗,新诗虽然表现方法上有拓展,但是基本功还不扎实,还得靠古体诗的钻研练习来获得,不能小看了中国的古体诗。说实话,我觉得谢冕和郑敏两位先生的古体诗阅读欣赏欠佳,这也造成了他们新诗的底蕴严重不足。

“你的胆子也不小哦!身份这么显赫的学者诗人也敢质疑!杜爱诗半真半假地在笑我。

“我只看诗不看人,我看诗如果受到诗人身份的影响,那就不纯粹,也会看错。

我所在的小区在西津河东岸,牡丹园在河对面西岸,我带他们从步行桥走。

“我有一首诗就是在这里看到一群白鹭写的。”李白爱诗,我这个诗导游必须尽职。

 

西津白鹭

 

不解翠竹风情

直到白鹭临空

西津河寓意深刻

借你倒影方领悟贯通

忽高忽低的灵感

生怕词不达意的惶恐

成群结队的情感

却不轻易落笔地慎重

她们在天庭美得如此轻松

是等你放弃词藻的作弄

是等你卸下虚妄的沉重

 

“你这首诗什么意思我没懂!虽然我跟你们这些天,好像自己的诗歌功力见长了,但是你这首诗我真没听明白!杜爱诗的疑问很正常,我这首诗不解读下真会懵。

“这首诗是看到白鹭有感而发,但是如何发,我是左思右想构思过的,最后是将白鹭在空中盘旋很久才落下来,联系了诗歌创作的不轻易落笔这个点上来写的。你给你这个线头,你就可以顺藤摸瓜去理解这首诗了。不过这首诗我是琢磨出来的,你如果浅尝辄止读,也很难体会到其中的妙趣。有空你再自己琢磨吧!这不是一时半会的事。

“世人都说我是浪漫主义诗人,从这首诗看,你的浪漫主义比我还有味道,不过你的诗虽好,未必就有知音,我看你们这个世界被一些平庸诗人把控着管道,好诗未必能与当前的欣赏水平对接上。

“我真的无所谓,因为写诗本身就是能够愉悦到我自己的,所以诗外的东西对我吸引力并不起决定性作用,而海子、戈麦这些诗人之所以会自杀,其实归根结底是诗歌并没有从内心愉悦到他们,也正因于此,我也反推海子、戈麦的诗歌水平并不高,如果他们和诗心心相印,结局就不会是悲惨的。

走进牡丹园,正是牡丹盛开的时候,长廊上的花岗岩石碑镶嵌在墙壁上。

“古代没有照相机这些现代多媒体设备,所以诗歌是最廉价最通用的媒介,如果没有诗歌,李白兄生活的唐代,我们算是不了解了,虽然绘画也能穿过时空传递信息到当代,但远没有诗歌便捷廉价。我们现在诗歌为什么边缘化了,主要还是媒介太多了,对诗歌的冲击太大了。杜爱诗一进长廊就开始感慨。

诗歌虽然边缘化,但也有不可取代的地方。旺诗国比我们还要现代化,诗歌不照样在显赫位置。等我们的物质生活极度满足后,就会跟旺诗国一样,在我看来那就是理想的共产主义社会状态了。

“旺诗国也没到最理想的状态,你去时也经历过战争,现在也时常会有战争的,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就有争斗。”玉真公主并不认可我的看法。

“看来只有马斯克预言的硅基生命统治的世界才可能进入真正的共产主义社会。我们这些碳基生命私心太重,名利心太重,最容易破坏原则性,所以我是不相信人类能够建立起共产主义社会的。理论上现在的科技完全可以让全世界的人享受和平,但美西方国家却总是挑起事端,不让其他国家尤其是发展中国家过上好日子,制造了大量的难民。哎!如果地球只有一个人称王,我倒是希望马斯克能够担当,因为他的思想境界完全是超越人类历代君主的。

“好好好!你说得对!现在欣赏诗的时间到了!看碑读碑!

 

惜牡丹花

唐·白居易

 

惆怅阶前红牡丹,

晚来唯有两枝残。

明朝风起应吹尽,

夜惜衰红把火看。

寂寞萎红低向雨,

离披破艳散随风。

晴明落地犹惆怅,

何况飘零泥土中。

 

“哈哈!我看这是唐朝的口语诗吧!”杜爱诗又一惊一乍地。不过白居易比李白小71岁,李白并不认识白居易。

“与《诗经》相比,唐诗还是更口语化平民化的,越古代,文化越是只有少数人能接触掌握,在古代文化不亚于现在的大杀器。玉真公主嘴里能吐出大杀器,也是让我们震惊。

“从这首诗可以看出,再著名的诗人,也不是所有作品都是最顶尖的,这首诗在我看来就是白居易的一篇习作,而且在诗意的提炼上没有给人意外之喜,如果想要诗歌精进的诗人,研读这首诗基本没必要。如果我要编选诗集,这首诗会剔除掉。

“你这样说,别人会让你拿出牡丹诗来比较的哦!否则如何服众呢?”杜爱诗的较真劲也上来了。

 

牡丹

 

 

牡丹枯疑死

谷雨见新芽

风催层云展

气携诗意绿

 

千亩农庄

 

千亩农庄花万朵

蜜蜂采蜜客弄枝

董家美酒唤春文

一手牡丹一首诗

 

“我这两首与白居易一比,也不会差吧?我觉得白居易这首写得有些絮叨,所以我认定这是白居易日常习作,有仔细研磨的痕迹,反而失了诗歌天然的属性本应占优的点。再说玄幻一点,就是这首诗由于过分人为干预,写好的意图太过于明显,所以没有获得诗神垂青,少了神来之笔。我的这两首比白居易的干练,语言简洁但意味深长,且充满了生活的情趣。

“白居易过度依赖拟人化缺少生活气息,人的情绪还是需要从具体的生活场景里提炼,而不能一味地通过比喻拟人来挖掘,这其实是个方向性错误,缘木求鱼,生活就是水,事实就是水,但是白居易不走水路去求鱼,却跑到修辞上词语上去寻找诗意,那就不是事实的诗意,是虚幻的空洞的。虽然这个观点不是绝对的,但白居易这首诗确实是有些失败,在传递惆怅惋惜的情感上是失败的。

“我的话你不信,李白的话总要信吧!我对着杜爱诗说,因为我从他的眼神里看出了他对我言论的质疑。

“确实,如果是懂得诗歌表现手法的读者,还能够理解白居易这首诗的意思,但是普通读者理解起来就没那么直接了,再说,即使是懂得诗歌的读者,白居易这种写法,也并没有将自己真正惆怅惋惜的要点传导给他们,这些懂诗的读者也只是程式化地接收到了符号式的惆怅和惋惜,仅仅是停留在字词的传递上,而并不是实实在在的情感。玉真公主的话,我认为是有创作实践的人才能有的见解,杜爱诗未必感同身受。

 

赏牡丹

刘禹锡

 

庭前芍药妖无格,

池上芙蕖净少情。

唯有牡丹真国色,

花开时节动京城。

 

“刘禹锡这首诗就比白居易的高,关键是视角的拉伸,直接到了国色的高度,到了动京城的地步,这一个镜头的艺术拉伸,就甩了白居易几里路。而且用牡丹甩掉了形似的芍药花,用牡丹甩掉了神似的芙蕖,这个对比手法也是取舍恰当而高深,在情感的传递效果上,比白居易将牡丹放置于阶前、残枝、风吹、泥地之中要简洁而高效。说这话时我只敢对着杜爱诗炫耀观点,因为若面对李白和玉真公主,我还有点胆怯。

“你们都跟白居易和刘禹锡一样喜欢牡丹,我却不太喜欢,我一看到牡丹的大个头,就想到大码的美女,再美也很难让我动心,我还是喜欢弱不经风楚楚可怜的小女人。杜爱诗没有接过我的话题延展或者反弹,而是另辟蹊径,这倒是让我意外。

“你这是生活感悟的一首口语诗,你若记下来就是一首好诗了。对于杜爱诗的言论,玉真公主也有些惊喜,而且也意识到了杜爱诗的诗心在摇曳生姿。

 

种牡丹

虞俦

 

新向坡头种牡丹,

更开小径傍层坛。

先生倍费栽培力,

俗子那容取次看。

应有司花来守护,

更须插槿与遮栏。

何时一醉酬心赏,

屈指春风半岁宽。

 

虞俦,生卒年月不详,字寿老,宁国(今属安徽)人。南宋政治家,文学家。隆兴初进人太学,中进士。曾任绩溪县令,湖州、平江知府。庆元六年(1200)召入太常少卿,提任兵部侍郎。工诗文,著有《尊白堂集》24卷,清修《四库全书》收录其部分诗文。如其词《满庭芳》:色染莺黄,枝横鹤瘦,玉奴蝉蜕花间。铅华不御,慵态尽欹鬟。

“这首诗叙事简洁明了,让一首诗完成了基本功能,日常写作记录需求可以借鉴,我们习惯于高看那些让人叹为观止的佳作,忽略了这种小家碧玉式的作品,其实就影响了诗歌的普及,伊沙的口语诗写作主张和推广,其贡献就在推陈出新、集腋成裘上,大鼎都不是一日之功。别小看我们宁国这个弹丸之地,它可是处在神秘的北纬三十度,也是个造化钟神秀的地方。这首诗最后一句才是点睛之笔,之前的起兴叙事只是为了此处抒情畅怀歌咏的铺垫,‘何时一醉酬心赏,屈指春风半岁宽。’,杜爱诗,你觉得这句是什么意思?老实说,我一时也拿不准,不如将这个问题抛给刚入门的杜爱诗,或许有意外之喜。

没想到李白抢先一步,估计他有感觉不吐不快:“他这里设疑置谜,没有一语道破自己的明义,反而制造出了诗歌的韵味,‘何时一醉酬心赏’,说明诗人意欲脱离五官对牡丹的惯常观察体悟,而想通过一醉摆脱肉眼凡胎的浅层认识,转而寻求内心对牡丹对万物的真识,以醉的混沌之眼观世事的混沌初始之态,或许更匹配才是正道坦途,而‘屈指春风半岁宽’,其实是诗人在所求未果的情况下,转而希望一年四季能够让春天独占两季的时间,这样就能够让牡丹让世间美好事物多多停驻眼前和心底。

“我搜了半天也没找到这首诗的注释,所以你们怎么解释我都觉得可以作为参考,也许古体诗的文字组合制造出的语义不确定性,也是诗歌写作的一种方法,确定反而会损坏诗意的呈现。”杜爱诗能够一心二用,所以我不担心他有没有听进去李白的话。

“所以口语诗的表达也要忌直忌白,直抒胸臆的佳作再被推崇,也难以避免浅显的境地。

 

过宁国县

杨万里〔宋代〕

 

薄日烘云未作霞,好峰怯冷著轻纱。

绝怜山色能随我,政用花时不在家。

骑吏那愁千里远,牡丹各插一枝斜。

细看文脊空多肉,不似青阳看九华。

 

 

南乡子

吴潜〔宋代〕

 

去岁牡丹时。

几遍西湖把酒卮。

一种姚黄偏韵雅,相宜。

薄薄梳妆淡淡眉。

回首绿杨堤。

依旧黄鹂紫燕飞。

人在天涯春在眼,凄迷。

不比巫山尚有期。

 

“大多数古诗细细品味虽然也有味道,但是多停留在字词意思上,只有很少的佳作能够传神,能带给读者意犹未尽的感觉。大浪淘沙,最后李白杜甫等大诗人能够流传千古,确实是靠作品说话的,否则乾隆就会登顶了。杜爱诗可以写诗歌论文了。

“写诗首先是满足愉悦自己的,所以有读者不喜欢或者读不懂的也正常,有些传神之处抵达不了读者,但是作者是心知肚明的,而且也未必愿意传递给读者,不过这样故意设置一个断桥,反而生出意料之外的美感来。江南确实出诗才,你努力努力,也有希望作品出现在百年后的牡丹园里。李白也有了兴致,一面嗅着盛开的月季一面参与讨论不吝赐教。

返程过凤凰大桥,在西津河东岸的公园,有一座丈高的四面碑刻的长方体腾龙塔,塔前碑记上说是塔其实就是汉白玉的 四方块,上面再放一个雕龙的石球而已,上面刻的是宁国政协副主席吕长河的《宁国赋》,洋洋洒洒数千字,引得李白三人转了半天。

“这位主席文字功底真不错,有些地方官员也喜欢通过这种方式不朽,让秘书代写自己冠名,投资数十万眼睛眨都不眨一下。杜爱诗说的应该是他的身边事。

“这个建筑让我想到你经常说的《诗刊》,这都是官员才能享有的发表阵地,老百姓只有看的份。玉真公主虽然这样说,就算盛唐也不能免俗。

“你说的谢冕和郑敏先生的诗,如果也这样想不朽,有可能吗?我觉得他们的诗连吕主席的这首宁国赋都不及。泰斗!泰斗!人不能太抖!如果不是利令智昏,他们应该都会拒绝类似诗歌泰斗的冠名的,人啦!再聪明都难免被虚荣心带偏!不怪谢冕和郑敏先生,怪只怪那些别有用心拍马屁的家伙!李白肯定是以自己的虚荣心和人性的弱点,在做深刻的反思,我认为他不单指谢冕和郑敏先生。

“所以这些人不单是在损害诗歌,也是在损毁二位学者的名声,看来再伟大的人物,也要小心捧杀,糖衣炮弹威力巨大而隐蔽,且无比诱人很难拒绝。玉真公主说话的时候,眼神很空洞,就像不是在回应我们的话题,而是身处在另一个时空,是那种若有所思的游离状态。

“谢冕和郑敏先生好歹还是被动的,有些诗人是削尖脑袋专门找这样的机会抬高自己,那些诗艺平平却盯着诗歌奖的人,对诗歌的伤害其实更大。为了名垂千古,有些人真是不在乎到底是骂名还是英名了!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诗人救护车发布,转载内容来自网络有链接的会添加,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原出处,本站含电子诗集内容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会立即删除,致敬诗人!


本站免费提供电子诗集制作服务:提供100首诗歌作品,每首不超过28行,符合法规的诗歌作品,为歌颂党领导新时代的作品提供免费出纸版样书服务。简介、照片、作品发邮箱:jinyj@sian.com

本文链接:https://xn--gmq689by2bb35dizd.cn/post/1586.html

分享给朋友:

“《望诗山》40:中国诗坛不能树假泰斗” 的相关文章

品读伊沙《中国诗歌扳道夫》诗集71-80首

品读伊沙《中国诗歌扳道夫》诗集71-80首

点击下载《自杀的小孩》 那孩子手持水枪不知从哪儿冲杀出来显然他喜欢那水枪用它射我射你直到我们故做慌乱尖叫着跑开小子哈哈大笑显得十分豪爽 后来我们又见到他在当天的黄昏他独对夕阳坐在草坪上把水枪对准自己含在嘴里神情专注再也不理我们了 这孩子不凡你说  你的意思我懂...

品读南人诗集《你是谁》91-100首

品读南人诗集《你是谁》91-100首

点击下载《疫区上空的鸟》 保安们眼睁睁地看着一群黑色的鸟从疫区的树顶飞将出去落在了外面的安全区 一只黑鸟感慨道:“你看保安瞪我们的眼神,眼珠子就像上膛的子弹!” 2022-01-16 子弹是南人作品中常见的词,这个词压迫感太强,比睡觉被人压着大腿或者身子更难受...

品读伊沙《中国诗歌扳道夫》诗集101-110首

品读伊沙《中国诗歌扳道夫》诗集101-110首

点击下载《妻在酒吧》 妻在酒吧里的样子显得有点局促令我心痛扳起指头算算我竟是头一回和她一起来到这种地方与我同行把穷日子过到头似乎也不是为了通向这里那份局促只是因为和我一起作为一个女人她竟能在此处再度赢得我这男人的欣赏她在一支香烟和一杯啤酒面前所表现出的无限优雅走前买单时那舍我其谁永远替我做...

摘伊沙编《新世纪诗典一》11-20首

摘伊沙编《新世纪诗典一》11-20首

欢迎去淘宝磨铁图书旗舰店购买本文伊沙老师授权发布请勿转载植物人 姚风 人从地上站立起来就开始用语言命名大千世界玫瑰花开花落不知道自己叫做玫瑰君子兰也不知道自己和君子有何关系 此时我远离语言学和植物学无言地坐在老张的床边他浑身插满管子像一株茂盛的植物 我转移视线...

摘伊沙编《新世纪诗典二》11-20首

摘伊沙编《新世纪诗典二》11-20首

 剧 毓梓 姥姥寡居了带着妈妈回娘家 妈妈寡居了带着我回姥姥家 幽暗的浴室妈妈坐着给姥姥擦腿我跪着给妈妈擦背 我要做绝缘体停止重复的悲剧 2009年 印象中毓梓还有一首诗可以推荐,我去找那首诗却发现了这首诗—选诗当如写作...

摘伊沙编《新世纪诗典二》31-38首完美

摘伊沙编《新世纪诗典二》31-38首完美

欢迎去淘宝磨铁图书旗舰店购买本文伊沙老师授权发布请勿转载清明悼念一桩杀人案的受害者 侯马 男人从乡下赶来要把在城里打工的妻子劝回家妻子已另有相好俩人翻了大打出手男的用菜刀使劲剁女的终于服软了跪着说:“我跟你回去。“男人,望了一眼快砍断的脖子说:“来....不及了” 20...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