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炼诗丹炉 > 正文内容

摘伊沙编《新世纪诗典一》21-30首

侍仙金童1年前 (2022-10-25)炼诗丹炉120

微信图片_20221026171458.gif

欢迎去淘宝磨铁图书旗舰店购买

本文伊沙老师授权发布请勿转载

我一点也不担心小力的小偷小摸

 

小招

 

半同性恋半小偷半疯子

是阿坚给小力的结论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

所以我们会经常转告朋友

千万不要带小力上自己家

如果上了,东西一定要看管好

但是我一点也不担心小力的小偷小摸

甚至还觉得这个人非常可爱

阿坚也是

因为

我们都

一贫如洗

 

“我知/我所能做的/也只是在未来的某一天/在奔赴湖西的旅行中/顺遣

去了你的家乡/在青翠欲滴的山间/芳草映的乱纹中/寻找到你的墓碑/那碑

有着你的脸型/令我想起你活着时/犹如一块廉价的墓碑游走/这世上所有活着

的人/都是一块块游动的墓碑/死后才找到自己的脸型/我双膝触地/还你一跪”

(节选自作《悼小招》)

 

 

奇迹的喀什

 

李淑敏

 

九点四十三分

天还没有黑

沙漠尽头

轻浮的合欢花

在富足的阳光里

等待爱情降临

 

我朝着与落日相反的方向

奔跑

快一步站在夜的疆城里

听见

整座城市

生殖、繁衍的声音

 

在喀什

什么都是干燥的

包括情人的眼睛和嘴唇

 

2008

 

幸淑敏是我学生里活现的第五个诗人,我发豪言退休之前,至少十个!但我深知:诗人培养不来,天才可以点燃,本诗是李淑敏大学时代的作品:才气毕现。地现在在北师大我师兄李怡门下读硕士,我想对她说的是:当一个人同时具有“西外大”和“北师大"两种“血统"时,对于诗便负有更大的责任。

 

 

雨天

 

海啸

 

车窗。玻璃的广场

两行泪水在流消淌

仅仅为了避雨,我可能

推迟一生才能到站

 

2006

 

如果本诗出现在一本译诗选里,将作者名置换成一个老外的长名,我的诗人同行们,你们一定会拍案叫绝,认为是一首“大师之作”,如果本诗出现在一册大学教材里,将作者名置换成五四某诗人的大名,我的文学院的学生们,一定认真读解洋洋酒酒模写论文。那么,当你得知这是当代青年诗人海赚啸所作,情况就不同了吗?

 

 

和月亮有关

 

小引

 

月亮总是突然出现的

你一抬头

就看见了它

我说是的,这很舒服啊

我们在月亮下抽烟

看见一朵乌云

飞快移动

夜里的鸟也飞了出来

朝空旷的地方飞

我们摸黑站起

身边就是黄杨树林

“为什么不去喝酒呢?”你问

那是去年春天

有一些空气

在我们中间隔着

那个夜晚

其实没什么悲伤和喜悦

我们去街道口的小酒馆吧

就像草地上的两只昆虫

朝有光的地方飞去

 

2004

 

认识小引都快十年了,见过四次面,也算朋友,但我却对其人其诗缺乏把握。其诗似有轻重两极,但在两极之间我找不到联系,也许那个在KTV包房里高唱《国际歌》的就是他和他的诗吧?对诗他不喜欢深谈,喜欢酒、喜欢玩。不谈命运/就像草地上的两只昆虫/朝有光的地方飞去。——这一首,我把握住了。

 

 

背后的爱情

 

起子

 

我爱的人

长着虎牙

牙印错落

她喜欢

从背后抱着我

用力咬我

某日我裸着上身

回头看到镜中

我背后的爱情

乱七八槽

 

2011

 

老实讲,这几年,网上的起子,走入了我的视线,又走出了我的视线,现在又重新回到我的视线上。曾经一度,他一味发狠,进入到借写残酷现实而争强斗狠的流俗之中,那种流俗毁灭了多少没有善根的家伙!写酷抑或写狠是要有大善大爱做依托的,本首就很好,因是“爱情”“我爱的人“你狠不起来,怡到好处。

 

 

今夜我们播种

 

多多

 

郁金香、未世和接应

而一床一床的麦子只滋养两个人

今夜一架冰造的钢琴与金鱼普世的沉思同步

而迟钝的海只知独自高涨

今夜风声不止于气流,今夜平静

骗不了这里,今夜教堂的门关上

今夜我们周围所有的碗全都停止行乞了

所有监视我们的目光全都彼此相遇了

我们的秘密应当在云朵后面公开歌唱

今夜,基督从你身上抱我

今夜是我们的离婚夜

 

2004

 

读到“今夜”二字我笑了,海子生前,多多曾嘲笑过他,这“今夜”二字便是海子亡灵温柔的报复,也说明多多心无挂碍,信佛了嘛!我在老《诗典》里说多多“有句无篇,话说重了,“句大于篇也许合适,大家读了本诗,恐怕还是记不住而记住了这样的奇思妙句:今夜,基督从你身上抱我。

 

 

死于非命

 

旋覆

 

七十岁的郭春燕,我叫她大娘

春节前被儿媳妇赶出大门

她说:我就活不过初五

初四,心脏病突发

死于非命

 

五十九岁的侯春太,我爷爷的弟弟

被农用三轮车撞倒

拦腰碾过

死于非命

 

四十六岁的陈贵岭,我高中老师的同族

邻居占用了他家的宅基地

他用爷头,砍死了那家四口,

爷爷、儿媳、孙子和孙女

判处死刑

死于非命

 

二十九岁的李建利,我小学时常去他的小卖部

浇地时不慎触电

死于非命

 

十岁女孩加加,叫我姨

某天在院子里玩

一根晾衣绳

把自己吊死了

死于非命

 

九岁的瑞瑞,叫我姐

一个黄昏

偷着爬进了街边的一辆小货车

车启动时他藏了起来

开出后他往下跳

拖出去五百米

死于非命

 

八十岁的王萍,我姥姥的大嫂

住着三十多年的土还房

今冬度过了最冷的那天

“差点把我冻死“

尚没有死于非命

 

这一年,二十七岁的我

正是魏海菊死时的年龄

十五年前,她与人私奔

被父母追回来另许他人

喝了农药,死于非命

 

如果她晚生十五年,在那些人

尚没有死于非命或一定会死于非命时

她不会死于非命

这种侥幸

在一岁、两岁、三四岁、五六七八岁的孩子满街跑的街头

让我觉得他们全都

刚刚出生

 

2007

 

初听旋覆,是在2005年从美国汉学家梅丹理口中,梅知道我是他伟大的同胞布考斯基的中文译者,便告诉我说,在北京他见到一个会背老布的女诗人,叫旋覆。我想:会背老布的人诗写得差不了,一看果然,但也有才气大于文本的遗憾。如今80后到了挥霍不起的年龄,好文本就出来了,本诗写得狠,贵在不失自然。

 

 

 

墓志铭

 

桑克

 

写在这里的句子

是给风听的。

你看吧,如果你把自己当做

时有时无的风。

 

这里是我,或者

我的灰烬。

它比风轻,也轻于

你手中的阴影。

 

你不了解我的生平

这上面什么都没有。

当日的泪痕

也眠于乌有。

 

你只有想象

或者你只看见

石头。

你想了多少,你就得到多少。

 

2002

 

作为老同学我可以证明:桑克同学绝不是冰雪聪明的才子,北京冬天,这个来自黑龙江的家伙是全年级唯一穿老棉裤的人,并且整个冬天他几乎都在床上度过,整个床都变成了他的臭脚丫子——这幅形象做诗人,只在八十年代被容忍,他是一心想做诗人,价值观单一,下功夫,真用功,越写越好,终成好诗人。

 

 

下班

 

阿斐

 

我压低口哨的音量

电梯来了,几个熟悉的面孔

我们互相点头

保安的眼神依然严肃

走出大门的时候

有个美女一闪而过

我看见昏黄的天空

一朵白云飘往远方

城市正在变黑

我低头越过行乞者佝偻的背

一对男女站在天桥上发呆

凝固的车流像一根冰棒

晃晃悠悠地融化

我决定不坐公交

喊来一匹秦国的马

我不擅长骑术却毫不犹豫地爬上马鞍

再见了我的时代

我要去远古觅食

和我们的祖先称兄道弟

娶一个宽大的老婆

生一堆强壮的儿女

 

2008

 

江湖一度盛传之“阿斐80后第一诗人“的话是我在十一年前说的,此话如何理解呢?他是当年涌入我眼帘的第一个80后现代诗人(就像今天余幼幼之于90后一般,我甚至大胆预言第二年中国诗坛会有一个“阿斐年”结果并未如我所愿,包括阿斐后来的诗歌道路也不是我一厢情愿的先锋之路,好在他还写着,且是这一代中的活跃分子。

 

 

债主

 

鬼鬼

 

昨夜母亲又来了

醒来又不记得说了什么

想起前一阵子

翻出一首几年前写的诗

大意是说我们母女俩相欠

这辈子她做我妈妈

下辈子我做她妈妈

大概她又来怪我了

游荡了那么久

终于要投胎

我却拜托别人

把胎芽从我身体里拿走

我又欠了她的

 

六年前见过鬼鬼一面,除了话少,不觉得有甚鬼气,其诗则不同了,不论当年看还是现在看都写得鬼气十足,所谓“鬼气”不是装神弄鬼,搅点灵异,而是诗思诡谲,个性到极端。拿本诗来说,读一遍恐怕不够,里头拐了不止一个弯。有人读上百遍依然不着头脑,因其不具备现代诗的知识,其实这是一首抒情诗。最酷最极端的抒情!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诗人救护车发布,转载内容来自网络有链接的会添加,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原出处,本站含电子诗集内容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会立即删除,致敬诗人!


本站免费提供电子诗集制作服务:提供100首诗歌作品,每首不超过28行,符合法规的诗歌作品,为歌颂党领导新时代的作品提供免费出纸版样书服务。简介、照片、作品发邮箱:jinyj@sian.com

本文链接:http://xn--gmq689by2bb35dizd.cn/post/174.html

分享给朋友:

“摘伊沙编《新世纪诗典一》21-30首” 的相关文章

口语诗人吴云驾(韦笳)诗歌印象(修改中)

口语诗人吴云驾(韦笳)诗歌印象(修改中)

陌生或反对口语诗的人,接受思想灌输的他们是习惯性地认可胡适主导的新文化运动的,其实口语诗就是新文化运动在当代的延伸,所以这些人应该反思的不是口语诗好不好的问题,而是自己的思想到底有没有被束缚的问题,这才是大问题根本问题。现代社会不能推广用甲骨文、文言文写作,也从侧面证明口语诗创作的方向是正确的。信息...

品读南人诗集《你是谁》101-—圆满

品读南人诗集《你是谁》101-—圆满

点击下载36.《被服装掩盖的尸体》 西服指挥军装打死了布衣 2022-03-05 这话说得天衣无缝。  43.《战争与和平》 一个士兵打完仗后他放下枪找了张书桌坐下来 这时又一个士兵持枪向他走来 2022-03-07&n...

品读伊沙《中国诗歌扳道夫》诗集141-150首

品读伊沙《中国诗歌扳道夫》诗集141-150首

点击下载《崆峒山小记》 上去时和下来时的感觉是非常不同的—— 上去的时候那山隐现在浓雾之中 下来的时候这山暴露在艳阳之下 像是两座山不知哪座更崆峒 不论哪一座我都爱着这崆峒 因为这是多年以来—— 我用自己的双脚踏上的头一座山&nb...

摘伊沙编《新世纪诗典一》31-40首

摘伊沙编《新世纪诗典一》31-40首

欢迎去淘宝磨铁图书旗舰店购买本文伊沙老师授权发布请勿转载还魂歌 马知遥 落了魄的可以喊回来失了势的可以转过来你夺了我的纯洁抢了我的时光消磨了我大好青春年华我却只能低眉袖手只能心甘情愿只能把个奴才的嘴脸代代相传 整整二十年前,马知遥和一名漂亮女生到我单身宿舍来请我去陕师大...

摘伊沙编《新世纪诗典三》51-62首完美

摘伊沙编《新世纪诗典三》51-62首完美

欢迎去淘宝磨铁图书旗舰店购买本文伊沙老师授权发布请勿转载理想国 沈浩波 那些名叫柏拉图的家伙那些心眼坏掉的家伙那些把自己当成国王和法官的家伙那些梦想给人类指明方向的家伙那些肥胖而鲜艳的虫子挥动隐蔽的毒毛赶走狼和狮子赶走绝望的少年赶走淫荡的妇人赶走疯子和乞丐赶走小偷和强盗赶走撒旦赶...

摘伊沙编《新世纪诗典五》31-40首

摘伊沙编《新世纪诗典五》31-40首

欢迎去淘宝磨铁图书旗舰店购买本文伊沙老师授权发布请勿转载误入女监车间的鸽子 莫莫 从左飞到右,从右飞到左,撞向又高又大的玻璃窗一次,再一次 阳光,插进来铁栅栏投在鸽子身上它看上去像一只身着斑马纹囚服的怪鸟 今天我向大家隆重推荐的不仅是这首诗,而且是这位诗人——...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