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炼诗丹炉 > 正文内容

摘伊沙编《新世纪诗典一》31-40首

侍仙金童1年前 (2022-10-25)炼诗丹炉128

微信图片_20221026171458.gif

欢迎去淘宝磨铁图书旗舰店购买

本文伊沙老师授权发布请勿转载

还魂歌

 

马知遥

 

落了魄的可以喊回来

失了势的可以转过来

你夺了我的纯洁

抢了我的时光

消磨了我大好青春年华

我却只能低眉袖手

只能心甘情愿

只能把个奴才的嘴脸

代代相传

 

整整二十年前,马知遥和一名漂亮女生到我单身宿舍来请我去陕师大做讲座,他是《新诗典》诗人马非的师兄,我在那次讲座上又遇到另一位《新诗典》诗人南子.…人都是可以连成一串的。陕西多高校,高校出诗人。马知遥当年就写得多,后来仍旧写得多,多中求好”是个实实在在的笨办法,非常可靠,老实人会信任它。本诗堪称佳作,许多人想写写不出。

 

 

暮冬,我去看张映红

 

张玉明

 

2002年暮冬的某一天

我去精神病院

看张映红

我们整整三年

没见面

张映红趴在床上

写诗:那诗写得怪怪的

好像只有一句

“纸包住火“

标题是,精神病院纪实

她征求我的意见

摊开她的手掌

轻轻拍一下

没吭声

我们,将目光移向窗外

外面是漫天飞舞的雪花

张映红

推我一下

“我给你唱歌吧“

唱的是那首

“雪在烧”

那天张映红的脸

是好看的酡红色

仿佛醉酒。其实

那天

她发着高烧

精神病院的护士

第二天

整理被褥

问张映红

你的被褥

摸上去怎么那么烫

张映红说

昨夜我梦见

我怀孕了

怀上了火山

 

新世纪以来,不少中青年诗人通过网络自由发表后崛起成名已经构成一大现象,张玉明堪称这个现象的代表人物。他是我的同龄人。上世纪80年代就开始写诗,但想要成名似乎非要等到新世纪。本诗写得动人,谁说口语诗没有想象力?我觉得它写的正是想象的诗意,属于实感很强的超现实或者将现实写出了超现实的意味。

 

 

倒淌河小镇

 

古马

 

青稞换盐

银子换雪

 

走马换砖茶

刀子换手

 

血换亲

兄弟换命

 

石头换经

风换乳

 

鹰换马马镫

身子换轻

 

大地返青

羊换的草呀

 

2000

 

第一次注意到古马,便是因为这种偈子式的短章,与之同住一城(兰州)的诗人叶舟也有相似的形式,他们谁早谁晚我搞不清楚,但都写得十分精彩各有千秋。他们是在西北民歌(花儿?)中受到的启示吗?过去只准向民歌学是不对的,现在忘了民歌这个宝库也是不对的,阿赫玛托娃的“体”正是现代俄语与鞑粗古老民歌的结合。走下去吧,古马!

 

 

硬石镇

 

魏风华

 

天黑后

我摸进硬石镇

这里的一切都是石头的

街道、房屋、路灯

和居民

走在大街上

我听到他们在屋子里窃窃私语

(牙齿碰起来像石头一样)

连做爱

也发出石头的撞击声

遇到一个女孩我就拉住地

我保证她不会受到伤害因为她有一颗石头心

我不能保证她不会哭泣她的眼泪

是石头的

 

 

我记得有一年,我在上课回家的公车上读魏风华寄赠的诗集,不免为其担心。因为其中一半以上的诗都是异国题材,为此我还在网上提醒过他,我的理由甚至跟我常年带的基础写作课的理论有关:在可能的条件下,尽量用第一手材料。另外,冥想的情调的诗不该成为一个志存高远的诗人的主体。好在几年下来,他还是走出了自己的路子,行走于现实与超现实之间,这一首是我所读到他最出色的诗,可以当做超现实的范本,

 

 

小春天

 

秦巴子

 

这个春天是小的

这个春天的风是小的

风吹开的花是小的

像米粒一样的香气是小的

香气里的歌者是小的

歌者的声音是小的

声音飘过的教堂是小的

教堂里的灵魂是小的

灵魂的哀怨是小的

在这个小小的春天

做一单生意交易是小的

约会了朋友谈话是小的

写下的诗句意象是小的

出行或者突国志向是小的

一盘棋的格局是小的

我打开一本书读到深夜

书上的字也越来越小

小到快要看不见了

一灯如豆像心的小跳

春夜之思如此之小

爱也如此之小

让我吃惊

在这个春天,是地震

太大了

 

2011

 

写于日本东北部大地震之后

这是一段令人震惊的日子

 

好一个《小春天》!写得足够大,大胸怀,大情杯,大悲悯!关键是写得真切。自然、艺术!老秦的手写得发烫,成活率之高叫人羡慕,如果你是诚实的,那么就该承认:《新诗典》给现代汉诗长分的同,也给诗人们带来了压力—心态健康者会正视这压力,变压力为动力,在我眼中秦巴子是做得最好的,五个月来好诗最多。他把鲜花献给同行,把好诗留给自己,大聪明!

 

 

青藏高原

 

唐欣

 

大地如圆盘

天空如墙壁

大海之上三千公尺

我的腿开始发软

 

世界屋脊

高处不胜寒

何似在人间

与古人所见略间

我只爬过一半

头发已乱方寸更乱

风把我撒的尿吹弯

 

这是我所不能了解的事

这里米饭不熟 开水温吞

景物清晰  天色忽明忽暗

而羊粪间  野花绽放

而紧贴着云朵  老鹰盘旋

当年的流放者  这一切

是否也令你安慰  这地方

是否也是一座大修道院

 

我的心脏一阵抽搐

我的肺叶  要求更多的氧气

天地有大美  小子囊中羞涩

面对青藏高原  我尚没有

与之匹配的语言

 

2003

 

在唐欣的写作中,始终伴随淡淡的解构——这是我最为欣赏他的一点,喜欢解构说明他是个怀疑主义者,甚至是虚无主义者,而“淡淡的”又说明他并未将“解构”当做对付世界的武器和诗意构成的工具—写诗就是如此:差之毫厘,失之千里,玩的就是个分寸。本诗诞生的那次旅行我在场,便更觉得唐欣写得真实,高原神话还有人在造,用批判的方式就过了,只需要还原出人在高原的真实:老唐此次下了高原,便得了痛风。

 

 

棺木

 

艾蒿

 

棺木放在堂屋

我们进进出出

奶奶死了以后

会住在这里

她很喜欢这口棺木

没事时她会把它抚摸一会儿

每次看到她这种动作

我总会害怕

她们似乎在建立某种关系

奶奶八十岁了

很长寿

 

2002

 

老诗人入选《新诗典》,似乎诗写得越晚越好,说明现在的状态好嘛;新诗人入选《新诗典》,似乎诗写得越早越好,说明你是个天才嘛!但如果入选的两首作品都写于早年,即便你是新诗人也不会只有快乐。艾蒿现在就遇到了这个情况,写这首《棺木》时他才二十岁,尚在西工大读书。所以说,天才的对手不是别人是自己的早年。

 

 

磷火

 

朱剑

 

路经坟场

看见磷火闪烁

朋友说,这是

骨头在发光

 

是不是

每个人的骨头里

都有一盏

高贵的灯

 

许多人屈辱地

活了一辈子

死后,才把灯

点亮

 

2000

 

这是一首堪称经典的作品,它的作者是一位经典意识很强的诗人,甚至是过强了,恨不得将自己的每首诗都写成经典,但是在我看来,经典意识也是一把双刃剑,博尔赫斯说:“只有二流诗人才只写好诗。”一—我理解:此处的“好诗”指的就是经典,一流诗人应该有反经典的意识、反经典的努力、反经典的作品,写未来的经典,还要写些非文学功利的生命作,值此诺贝尔之夜,与朱剑君共勉。

 

 

我的中世纪生活。洗澡

 

赵思运

 

我的家里很穷

兄弟姐妹也很多

我们都去小镇的公共澡堂洗澡

整个小镇只有一个澡堂

澡堂里黑乎乎的

找不到存放衣服的地方

通往水池的窄道黑暗而潮湿

把衣服放在那里既不卫生

也不安全

我们就把衣服脱在家里

然后赤条条地穿过长长的胡同走到澡堂

那些骑士或者有钱的人家

有仆人一直跟着他们拿衣服

看管他们的贵重物品

我们只有在家里脱了衣服

然后赤条条地穿过长长的胡同走到澡堂

我们这个小镇很小

拐两个街角

就会到达镇子边缘

在我们这里

我常常看到十几岁二十岁的女孩或者男孩

坦然地赤身走过胡同走向澡堂

见到人时

他们就梧住前面

微微一笑

流露出久已失传的天真

 

2008

 

在去年衡山诗会期间,在我的房间,我对赵思运说:“首先是诗人,还是首先是诗评家,你必须现在就作出决断。"赵答日:“首先是诗评家,但我会一直写诗,保持对文本的敏感。”我很遗撼,嘴上说“那你可以当教授了,说出才知人家已经是教授了。依我看,思运取法乎中,采取中策。拿本诗来说,视角、细节都很好,但如果去掉诸如“中世纪生活”这种结石般的硬词,是否会更纯粹些呢?

 

 

 

西毒何殇

 

我以为再残忍的病

都抵不上

我母亲的朋友

患的那种

他舌头失效

尝不出任何味道

不到一年

由一个胖子

衰变成老人

我心里想

他可真苦啊

可他自己却尝不到

 

2011

 

我知道人之将死不再有睡液分泌,失去味觉也是一种致命的病症——因有这样的经验和知识,所以不会将本诗看成一种靠脑袋思考出来的哲理诗,而是对“事实的诗意”成功开掘的现代诗。进入不了现代诗的读者,大多是出于对生活和生命的无知无觉。西毒何殇不是早熟的天才,他是新世纪以来青年诗人自我教育、训练、成长的典范,我可以预见:在不远的将来,很多天才都没了,他还在。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诗人救护车发布,转载内容来自网络有链接的会添加,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原出处,本站含电子诗集内容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会立即删除,致敬诗人!


本站免费提供电子诗集制作服务:提供100首诗歌作品,每首不超过28行,符合法规的诗歌作品,为歌颂党领导新时代的作品提供免费出纸版样书服务。简介、照片、作品发邮箱:jinyj@sian.com

本文链接:http://xn--gmq689by2bb35dizd.cn/post/175.html

分享给朋友:

“摘伊沙编《新世纪诗典一》31-40首” 的相关文章

品读伊沙《中国诗歌扳道夫》诗集211-220首

品读伊沙《中国诗歌扳道夫》诗集211-220首

点击下载《上海的天空》 到达上海的头天下午在社科院开了一下午研讨会晚餐时进了另一幢楼进餐过程中我上了一回厕所从厕所的窗子看见上海的天空正值黄昏夕阳西下红霞满天那是不一样的天空啊我的母亲望着它长大如今已经与它融为一体 (2015) 母亲又回到了家乡上海,伊沙望向上海的天空...

摘伊沙编《新世纪诗典一》11-20首

摘伊沙编《新世纪诗典一》11-20首

欢迎去淘宝磨铁图书旗舰店购买本文伊沙老师授权发布请勿转载植物人 姚风 人从地上站立起来就开始用语言命名大千世界玫瑰花开花落不知道自己叫做玫瑰君子兰也不知道自己和君子有何关系 此时我远离语言学和植物学无言地坐在老张的床边他浑身插满管子像一株茂盛的植物 我转移视线...

摘伊沙编《新世纪诗典一》51-60首

摘伊沙编《新世纪诗典一》51-60首

欢迎去淘宝磨铁图书旗舰店购买本文伊沙老师授权发布请勿转载对太阳的另一种解读 海啸 小树两岁,他的早晨总比我提前到来冬天的暖阳被虚构了至少,在涂抹着雾气与夜霜的窗玻璃下那张老气横秋的脸被一个孩子揭开谜底“太阳坏了!“他将我推醒。指着那个叫太阳的东西不无惊愕地告诉了我 20...

摘伊沙编《新世纪诗典四》21-30首

摘伊沙编《新世纪诗典四》21-30首

欢迎去淘宝磨铁图书旗舰店购买本文伊沙老师授权发布请勿转载六月 邢昊 一个日照长光线强刚买的白菜就晒卷了边儿烂成一堆泥的月份 是毕业日是我到洋灰厂当工人的纪念日是老婆给我四处借钱的手术日是我其中一个女儿的生日是我父亲的去世日 烈日如同火烧父亲无法挽留急勿勿的丧葬...

摘伊沙编《新世纪诗典四》61-73完美

摘伊沙编《新世纪诗典四》61-73完美

欢迎去淘宝磨铁图书旗舰店购买本文伊沙老师授权发布请勿转载不要站在风口说话 茗芝 爸爸不要站在风口说话你看风把你的话捉走了2015年 《新世纪诗典》不设少儿组,只是有些孩子太天才,硬挤进了成人的诗世界。茗芝是我推荐过的四位00后之一,她在1.0之后诗长得很快,我想请她代表...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