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炼诗丹炉 > 正文内容

《江南宁国》摘选441-445首另《衡山诗会剪影乍现灵光》随笔

侍仙金童3个月前 (12-02)炼诗丹炉52

jnng1.jpg

点击下载电子版

女儿睡着了

 

 

上了一天学的女儿回家了

一天没看见爸爸的女儿要爸爸抱抱

张开的双手充满了真挚的希望

爱开玩笑的爸爸只是说了声

不抱 不抱

女儿的眼睛里寻求爱的光芒顿时消逝

一下跑到远处

回头望了一下爸爸

张开嘴就那样彻彻底底毫无遮掩地

痛哭起来

让我心痛 让我心痛

前途未卜的爸爸无心陪你玩

无心陪你看故事书真对不起你

女儿陪爸爸接回了上晚班的妈妈

洗了澡一个人在床上玩着玩着就睡着了

就这样可怜兮兮地睡着了

看见你就这样可怜兮兮地睡着了

真恨自己对你行为过分地束缚

真恨自己在给你买糖果时缩手缩脚

女儿睡着了

不知你梦里有些什么

就梦一只大灰狼把爸爸吃掉吧

这样我心也要安一点

女儿睡着了

爱舔毛衣的毛病已进化成含手指了

那是四个月便断奶吃米糊留下的病根

女儿睡着了

女儿睡着了

醒来后爸爸将依然故我

依然无心顾你

依然只顾为自己忧郁

依然会束缚你的行为

依然会为你买东西时缩手缩脚

女儿睡着了

女儿睡着了

女儿呀

就梦一个大灰狼把爸爸吃掉吧

 

              

 

 

中元节做的梦

 

 

我一人在一个房间里

从未见过的普通陌生的房间中央

至于是打死了一只蚊子

还是打了一只蚊子

还是其他什么原因都记不起来

只是在那件事之后

突然感觉身体左右两半对立起来

左半身体一瞬间就产生敌意

然后我左手就要攻击右手

我右手感到敌意后先行握住了左手

是没有恶意只想平息事件的制止

当意识到恐惧感遍布全身的时候

我迅速并自然地念起

观世音菩萨保佑

我焦急地不停地念着

不是简单地恐惧身体左右的对立

而是感到被一个恶灵控制了身体

最深刻的镜头是看见

左手腕向内扭弯到极限

开始用女孩才有的长指甲

划拨着左手臂有明显的疼感

并且我意识到自己没有长指甲

这是一只完全陌生的手

而且紧紧抓住左手的右手

居然把左手掌拽断了握着

但是我一看左手掌还在抓挠着并没断

我跪下来焦急又不停地念着

观世音菩萨保佑

我环视四周

发现摆放着衣物等杂物的一大张桌子

它正对我这面靠着一面大镜子

我左侧还有一面稍小的穿衣镜

我想在镜子里寻找自己或者某个怪物

但是除了模糊的一团影子什么都看不见

这样叩首念观音约莫过了几分钟

我站起来转过身

从身后的一个有大格的立柜上

从杂乱的衣物之间抽出一个

电蚊拍之类的器物

然后沿着这组有着大格的立柜

挥舞着电蚊拍走向另一头

还看见一只蓝皮鹦鹉被惊扰

从立柜里扑腾着飞出

飞过我的脚面到地面到不见

然后我看清自己身处在

约二十平的长方体的屋内

而且在扑打的过程中

我感觉左边恶变的身体逐渐恢复平静了

左右两半的身体又合二为一

没有在扑打的动作下产生分歧和冲突

这扑打和念佛的过程中

恐惧感也逐渐削弱了

我慢慢惊醒的那个瞬间

还能感到嘴唇的翕动

甚至清醒的那一刻还听见

观世音菩萨保佑

我打开灯打开手机

是中元节当晚的十二点五十八分

我用文字记下这个梦

做这个奇怪恐怖的梦

也许是晚上步行顺带烧纸钱

走了一段平时人多今晚无人的沿河小径

其实当时压根没在意

为什么要记录这个梦呢

一是告诉你

现实中你可能看不见鬼魂恶灵

但梦中可怕的东西是可能常见的

心中有口中念观世音菩萨

也实实在在能让你在梦中驱魔恢复平静

同时也想表达一个观点

这算不算诗另说

但属于个人的体验经验和思辨

肯定是一个写作者有别于他人的要件

那些流行什么就写什么的人

那些忽视个人体验经验和思辨的人

肯定不会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大师

回头想想

这首简单的诗

成因还真不简单

神明煞费苦心的设计和编剧

 

20180826

 

 

 

 

郭德纲与伊沙

 

 

郭德纲与伊沙的相同处

是都挨了所谓正统的骂

伊沙与郭德纲的不同处

是大众帮郭德纲骂姜昆

帮腔正统骂伊沙是大众

原因没法细说

但是郭德纲上场一亮嗓

亚军歌手吴莫愁学不了

而伊沙朗诵自己的诗篇

学生娃也能即兴来一首

真相似乎一目了然

但是如果伊沙和陈先发选一

大众宁肯鲁奖颁给伊沙

因为陈先发朗诵自己的诗

你不先追他三月肯定全程懵逼赶不上趟

但是事实就是懵逼

因为正统将鲁奖颁给了全程懵逼

相声和笑话果然来源于生活

诗歌和人话一样来源于生活

 

20181001

 

 

 

 

奇梦连连

 

 

做古怪的梦不稀奇做奇幻先知的梦就太科幻了

这么多年算下来居然有三个

可遇不可求实在太珍贵了

第一个是在二十多年前

我未文字记录但至今还记得

梦境全是灰色的

梦到钻进不宽的河道的水底

在巨大的石丛中发现了飞碟

也都和梦境的底色一样是灰色的

我在梦中获知河伯娶媳之类的献祭传说

其实都被送进了水底的飞碟里

而做此梦前的现实生活中

完全没有被灌输过此种意识

做此梦之后看过的任何有关书籍

也没有对献祭类似的推测

第二个梦也有十多年

梦到我在老家宁墩

管家坞我叔叔家的厨房灶旁

面朝南院看到厨房门口

一棵现实中没有的树

然后看到一只黑色的鸟跌落下来

梦里清晰地知晓

那只鸟是我的一个同学他叫任杭徽

做此梦的第二天

这个有一年多没联系的同学电话给我

说他住院一个多月了

原因是身为浙江临安某企业厂长的他

受命总公司开除了一个身患残疾的员工

被该员工爬进二楼办公室点燃汽油

受惊吓从二楼跳下摔断了脊椎骨

该员工和紧跟翻窗进来制止的门卫严重烧伤

 

一下让我想起昨晚的怪梦

这个梦当时有文字记录

后来他一直在床上躺了两年才恢复

第三个梦也有好几年了

梦到我被飞碟带到一个草坪上

小姐夫似乎先我就到了那里

梦里知道是在遥远的国外

然后看到城墙宫殿和尖尖的白塔

然后进入城墙边的宫殿里

能看到很多人在其中无序地走动

其中有我知晓是大臣的人

然后走出去到了一个更高的草坪

然后获知被国王赠送一块地建屋

然后我想着飞碟在哪我要回家就醒了

第二天很少电话给我的小姐夫

告诉我他们从深圳到加德满都旅游

我立即说不会吧我昨晚梦到你了

之前和至今我也从没梦到过我小姐夫

而且近亲里我跟他接触时间算最少了

他在宁国时可能没说过十句话

他定居深圳后几乎没有联系

除了我在深圳他那里呆过一周之外

我用微信把梦境告诉他他说尼泊尔就有很多白塔

我才联想大概梦里的国外就是尼泊尔

于是我搜了一下尼泊尔塔和殿的图片

居然和梦里的神似

这个梦简直如神话一般记忆犹新

梦境如此神奇生命如此美妙

我不得不记录下来不时提醒自己赞美

即使我都不知道面对谁去赞美

 

20180910

 

 

 

 

飞碟在宁国

 

 

西村是一首迷你小诗

誊写在港口镇临江的田字格里

与宁国共处的北纬三十度一样神秘

2017年7月底的一天

我们驱车前去拜读

到达罗溪村恩龙苗圃处

隔岸就是惠灵塔

一抬头这里视野豁然开阔

此时左侧沿江山顶上彩霞铺满西天

东面却万里无云

像倒挂的翻滚着彩浪的海滩

一架椭圆的飞碟

像退潮时在海滩搁浅的银贝

光滑的金属表面反射着彩浪

 

这蠢萌的忘记藏身的外星人

你是在统计宁国南极的山核桃林

还是正在勘测宁国北面港口的矿藏

还是被眼前的彩霞怔住了

你是看见脚下的惠灵塔想到万年前

你们曾用过的七级航天火箭

还是准备带走塔后面汪溪陵园里谁的灵魂

你是想在水阳江源头

再次让神龟负书龙马负图

还是在物色新一代的伏羲和女娲

你是正在准备打一束金光

照到新选定的玛丽亚的头上

还是要给新选定的耶稣洗礼

还是要把十诫传给新选定的摩西

与宁国北搭界的宣有高耸的天主教堂

有正在受难环游世界的陈良全

 

似乎一瞬间你就做完了所有事

也或许是你觉察自己露馅走光了

你从无声的悬浮中又悄无声息地启动飞碟

看似不紧不慢实则非常迅速地

向郎溪县所在的东北方向飞去

数秒就从仰角四十五度的三四十里高处

水平滑动到踪影全无

但是根据黑暗丛林法则

应该是发现你的我们才会吓跑

只能说明黑暗丛林法则根本不适合

进化悬殊太大的你我

谁会担心蚂蚁来灭族呢

只有阿姆斯特朗几个人去过月笼的

被囚禁在地笼的人类

在面对能够星际穿越的外星人

是完全不构成威胁的

黑暗丛林法则只适合进化相近

且有巨大生存利益竞争的星人

 

再大力我们也无法抓住头发拎起自己

这句话有局限性但人类还得玩味千年

剧情突转今天是教师节

也许整个人类要感谢一下外星人

感谢他们为人类播撒了文明的种子

金字塔马丘比丘城纳斯卡线

这些摆放在地球上精美醒目的教具告诉人类

神不是牧羊人神是教师

 

20180910

 

 

 

 

衡山诗会剪影乍现灵光

 

 

1、在没有一位大师出现的时代,往往有无数的人以大师自居,他们以大师的口吻说话,他们以大师的文本布道。但这不可怕,也不可笑,因为这就是一个环节,一个显示大师高度的必要的铺垫,大师需要借助这个转折出现,才能够达到闪亮登场的效果。

2、我们在呼唤大师的出现,我们在衡山诗会呼唤诗歌大师的出现。可是,如果诗人是孤独的,我们为什么要在如此孤独的诗人中间创造一个更加孤独的大师?我们的心理是不是过于残忍?

3、我们一些诗人,在那里盼望着诗歌大师的出现,那样望眼欲穿,恨不能用一辈子的创作来呼唤一代宗师的出现,但是一些人往往忽视身边的诗友,甚至恶语相向,试问:如果很多年以后,大师就在你的身边诞生了,而且他就是你身边的人,甚至是你厌恶与之交往的人,那么你岂不成了罪人?还有一些人,他们也在呼唤大师的出现,但是一旦大师出现,他们又害怕了,成了好龙的叶公,因为大师的出现,必然会导致他的诗歌王国的崩溃瓦解,使得他从人力伪造的神坛上掉下去。上面说的是诗歌信仰的普通信众和诗歌信仰中志得意满的人。

4、如果诗歌的确是一种信仰,那么我们就要容忍那些普通信徒,容忍那些诗歌技艺普通,天赋也很一般的信徒,我们不要用诗歌高僧的眼光去打量他们的作品,我们不能断言低劣的作品就没有面世的资格,尤其是当这样的处在底层的诗歌信徒还是你的父亲的时候,尤其是当你的父亲在临终时提出这样的请求而不是要求时。诗歌宗教不是建立一个物质的王国,那么精神的王国里,还有什么不能容忍?我吃惊这种现象,虽然我没有资格去评判这种现象。

5、诗歌节打打杀杀的现象,的确印证了诗江湖的本义。衡山诗会那种不可调和的对立出现并被双方证实将延续下去时,诗歌还有多少值得你留念的,如果你的确还留念,并且知道为了哪部分而留念,那就好了,因为一场诗江湖的恶斗,为我们判断应该舍弃什么指明了切割点。

6、有时候觉得,尝试模仿一下大师的思想去思考一些问题,或许能够让我们找到接近大师思考的密道,也许,这样能够让我们对身边的诗人保持更好的筛选判断的警醒。

7、一名诗人,为什么要刻意地去写诗歌评论?一名诗人,为什么不能够使用诗歌的语言发表言论甚至评论?难道是因为你又想写好诗歌又想写好诗评造成的恶果?一定要知道,同时成为一名有成就的诗人和诗评家,那是不公平的,也是不可能的,如果有,也恐怕是一名有成就的诗评家或者一名有成就的诗人,违心地做了一件错事,也或者就是因为他身边的人怂恿而为之,身边这样的人,总会让人轻易地犯错,所以,诗人还是专心地写好诗歌吧!

8、衡山论剑,也许在衡山诗会之后,会有一场真正的碰撞,其中包括大家所共有的命题:2010衡山诗会。

9、如果你说我从十年前的反伊沙到现在的捧伊沙,折射的是精神分裂症状态,其实,我仅仅看到了伊沙的2个面,就看到了真汉子的原型,而你给我展示了无数个面,我都无法看清你,就是因为你不给最真的一面给我看,或者你压根就没有最真的一面,因为你对自己一直就没有定位。我现在就依你说的,伊沙的诗歌一无是处,但奇怪的是,即使伊沙删除诗艺之后,你们被伊沙消费了那么多的时光,或者说你们用了那么多业余时间想消费伊沙,这件事本身就是一首诗歌。你们从生活中提炼诗歌,而伊沙将他构思的这首诗歌直接转换成了你生活的一部分,并且让你不能自拔,却通过你们将自己抬举得高高,真是一将成名万骨枯。你们都中了伊沙的圈套,还在那里沾沾自喜,陶醉在自己手上有一个可以随时通过网络套向伊沙的呼啦圈,或者还有屎盆子。所以仅从这一点,反对派都应该重新审视伊沙的诗歌文本,也许那里有大而无痕的技艺。这是目前我对伊沙的感性认识,也许,感性认识能够更加快捷地抵达真相。我只是一个十年前就从伊沙的战略大布局中绕道而行的人,于是十年后,我得以一名非玩偶的身份与这个提线者见面了。提示,不是我在捧伊沙,他早被你们捧红了,哪里轮到我费劲,我只是说我看到的和感觉到的。

10、一进广济禅寺,就被大家叫成菩萨,包括宗显法师也如此。居士们为我们盛饭舀汤夹菜,就是在实施对我们这些菩萨的供养。因为中午没有睡觉就上了衡山,在晚风中呼呼大睡,错过了晚上安排的为灾区祈祷的活动。不过我可以解释,我一直在房间供养着广济寺肉眼可见最小的菩萨,蚊子。如果我们这些凡人可以被称作菩萨被供养,那么这些同样有着肉身的蚊子,也就是菩萨。我实实在在地供养这个小菩萨,也许能够抵消错过祈祷活动的失误。

11、十三日与伊沙同2212屋,半夜在其磨砺唇枪舌剑睡醒,难以入睡;十四日与伊沙同2212屋,再次于半夜在其磨砺唇枪舌剑睡醒,难以入睡;十五日在广济禅寺与魔头贝贝和李振羽同屋,李振羽一夜鼾声,我一夜未眠,魔头贝贝后半夜准备睡觉,但是立即放弃,消失在酒瓶深处;十六日与伊沙同2102屋,半夜在其磨砺唇枪舌剑睡醒,用卫生纸塞住耳朵也难以入睡,因为这次伊沙借鉴了李振羽的铸剑方法,拉起了风箱。伊沙的敌人,哪有不输的可能!

12、因为十五日晚压根没睡,借了隔壁的钥匙,和李振羽分庭抗礼,所以十六日的登山没有去。返程候车时吕叶问我怎么没去,我口头如实解释,心里却想,这就是听了你的话,要在广济禅寺学习放下,你们上去了,我这不就将自己放下了吗?

13、虽然衡山诗会明显分成了两大派,但是还有一派,被两派都骂成傻B。人可以有表现欲,但是一定要准备至胸有成竹,尤其是在衡山诗会这样的场合,各路英雄聚集的时候,张口就来的活尽量少抖,鱼刺在喉的感觉实在不好受的,不过,好象没看出他有这种尴尬的表情,奇怪,世界真奇怪。看不懂的诗有,看不懂的人也有。

14、衡山诗会最后一夜,我和伊沙感叹活动的收获,我们好象一个在衡山怀孕的妇人,回家之后,没有办法不生产,又不是石胎,怎么可能永远呆在母亲的子宫里。为了生出一个漂亮的婴儿,一定要象一位即将再次做母亲的人对待腹中胎儿一样地去供养好腹稿。

15、十五日下午广济禅寺自由论坛结束之后,我们来到阳台。魔头贝贝说自己吃这喝那,我随口跟上:我们吃了那么多知晓的下去,却不知道自己会长成什么样!。伊沙结合我在自由论坛的发言,说我打开了话匣子,时不时口吐莲花,我大言不惭地说:其实,我是具备这种能力的。再说,到了广济禅寺,哪有不开窍的道理?

16、北京的诗姐在广济寺讲堂着露背装上台自由论谈,在佛堂表现超脱的确是一件勇敢的事,如果广济寺的确达到佛教一个高点,这甚至可以说是恰如其分的事,只可惜你面对的多是对超脱不解风情的凡人,而且还有惯于指点江山的扮演君王者。赤条条地来,赤条条地走,就是不能赤条条地活,这是人说的,而不是佛。

17、梦亦非的观点有些我是支持的,在敬酒时我也申明过,但是在会议上没有与伊沙战上三百回合,似乎让很多人失望了。酒席上游移的眼神,也让英雄的形象大打折扣,也许这只是游走在诗江湖险恶的道上必须的警惕和怀疑的心理,在身体上尤其是眼神上的反射。

18、大智者,含笑不语。

19、因为路途遥远,所带诗集仅六本,赠与同房伊沙、南方诗侠梦亦非、支持诗人互助计划的张永伟、神交十年老友孙磊、衡山诗会策划人吕叶,最后一本赠与广济禅寺宗显大师,因为诗集名字是《心是身山里的庙》,这就是佛缘。

20、十五日晚子夜,当一群菩萨渐入梦乡,当魔头贝贝趁机逃出佛掌重入魔界时,我坐在阳台的卧椅上,与兴建的佛殿同一个视角,数码相机也放在我的肚脐位置,尝试与我们为伍。我用无数次的快门,仅仅捕捉了3张衡山顶上雷电交加的影视篇章,而那盏悬停在广济禅寺大殿后面山顶上的朦胧的星星,单单地就象一个吊挂的投影仪。是宗显大师操控着眼前天上人间的万千气象吗?那还有谁?

21、十三日晚,因为硬座没睡好提前睡了,伊沙与友人出去喝咖啡了;十四日,我和伊沙都没出门,闲聊到12点;十五日晚12点后,伊沙在隔壁房间接受室友采访,我在阳台赏雷电;十六日晚我和伊沙聊到快1点。来衡山不一定要认识很多人,就象我们的人生,也不一定要认识很多人,如果你得一应该认识的人,就幸运得很了。缘来是你!

22、如果让我在用诗歌写废话和用废话写诗歌中来进行选择的话,在不否定他们存在的价值前提下,我宁可选择后者,起码它本身具备反讽的诗意。衡山诗会为什么没有第三者出现?

23、自我批评和批评他人果然是有难易之分的。不能为了批评而批评,那样只能成就对手。

24、吕叶兄用行动写了一首令人尊重的诗,你我就是这首诗歌里的字词,我们本应该放下自我,成就这首2010衡山诗会的。吕叶没有说应该如何担当,也没有说诗歌的方向在哪里,他尊重我们,让我们自由发挥写就了这首诗歌。成功或者失败,只与你我有关。

25、吕叶兄肯定有自己理解的担当,有自己认可的诗歌创作的方向,但是作为策划人,他没有利用这个便利将自己的强加给入会者,这不简单。

26、难度写作既然高高在上,为什么不临时下来,写一写口语诗,常以难度写作的人一旦写起无难度诗歌,岂不是轻松地就能够将难度不起来的口语诗的大帅伊沙斩落马下么?既然这个推理那么符合逻辑,为什么要开口对骂呢?用诗歌文本血拼一场,才是我们这些看客心中期盼的贺岁大片。如果能用你的口语诗歌轻取了伊沙的首级,自然会有你希望的树倒猢狲散了,这才是治标治本的策略性写作和真正的难度写作吧!

27、那汉家就从生物多样性角度来看伊沙诗歌,也应该公平对待,这是一种写作可能,是一种生物样本,理应尊重生命。既然他的作品被很多人认可甚至追捧,自然也有他的道理。诗歌还具备功能性,也许你们可以说伊沙诗歌的工艺水平够不上你们的标准,但是他锻造的诗歌却刺中了某某的要害,在某个时期人们需要某种声音,于是抬举这个恰恰能够表达心声的诗歌作品,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那些摆放在艺术殿堂高高在上的宝剑,相比之下,又有多少更高的价值呢?如果你真要继续批评,最好还是面谈,伊沙兄虽然是个爱憎分明的人,但是他的真还是能够感染和打动你的。以和为贵,剑起文本,止于文本吧!

28、伊沙诗歌里的刺就是一种担当,掌握分寸火候也是技术……

29、没有朋友就没有敌人,没有敌人就没有朋友。也许有些人为了多交一些朋友,所以就多树一些敌人。虽然压根不指望战火熄灭,但是想说:既然有市场经济,那就有市场诗歌。伊沙的诗歌占据的市场份额,起码是折射出了当代阅读者心理需求的。有时候我为什么理解了伊沙的怒骂,那因为我想到了愤怒出诗人,对于敏感的理想主义者诗人来说,一旦把你扔进了非理想化的境况中,并且让你活上一辈子,没有愤怒那就不是诗人了。但是把握不好,又容易出事。我喜欢伊沙那句话,他在衡山诗会上说自己热爱诗歌,要写一辈子之类的话,我觉得亲切,这种发自内心的话,让人觉得是一根藤子下来的有血缘关系的兄弟。汉家,你不能只看伊沙诗歌的骂篇和局部,要看一个全景图,也许会有相反的意见。诗坛的败坏,是诗人得不到尊重造成的吧?诗人未必在用自甘堕落来回答?谁说的!诗坛很繁荣,只是这种繁荣以前没有出现过,而已,你们缺少参考,或者说没有开天眼的人没有资格开天眼?谁想占领诗歌、道德的制高点,都是要付出重大伤亡的......

 

2010.8.18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诗人救护车发布,转载内容来自网络有链接的会添加,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原出处,本站含电子诗集内容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会立即删除,致敬诗人!


本站免费提供电子诗集制作服务:提供100首诗歌作品,每首不超过28行,符合法规的诗歌作品,为歌颂党领导新时代的作品提供免费出纸版样书服务。简介、照片、作品发邮箱:jinyj@sian.com

本文链接:http://xn--gmq689by2bb35dizd.cn/post/1392.html

分享给朋友:

“《江南宁国》摘选441-445首另《衡山诗会剪影乍现灵光》随笔” 的相关文章

品读诗人吴云驾大作《抬头之际》

品读诗人吴云驾大作《抬头之际》

品读诗人吴云驾大作《抬头之际》  我看见灵谷寺屋顶一个捡瓦的匠人正对着天空大声打电话 思来想去,我还是觉得白话诗比口语诗准确些,因为老学究的口语相对小摊贩的口语,仍然是格律、文言、之乎者也的味道,但是他们的白话就相通些了。吴老师的《抬头之际》是否应该归类口语诗不重要,不...

品读伊沙《中国诗歌扳道夫》诗集21-30首

品读伊沙《中国诗歌扳道夫》诗集21-30首

《中指朝天》 我的表达正在退步又回到最初 很多年我对世界许下的诺言比这世界更软 他们拿走我最后半碗剩饭并没收了我的餐券 愤怒该如何表达其实我胆小如鼠其实我从不敢摸老虎屁股 但我仍要继续扯蛋但我仍要把蛋扯得更圆一种超级流氓的手势十二万分炸弹 ...

品读南人诗集《你是谁》71-80首

品读南人诗集《你是谁》71-80首

点击下载《人如馒头》 后半夜每家每户的床上全都躺着熟睡的人 他们多像蒸笼里的馒头打着呼噜冒着热气很快就要出笼 2021-02-15 你们熟睡的时候,诗人还在尝试将各种面具戴在你们的头上,看看能不能激发一下灵感。这次,诗人将馒头面具戴在熟睡的人头上,于是,诗意出...

品读伊沙《中国诗歌扳道夫》诗集101-110首

品读伊沙《中国诗歌扳道夫》诗集101-110首

点击下载《妻在酒吧》 妻在酒吧里的样子显得有点局促令我心痛扳起指头算算我竟是头一回和她一起来到这种地方与我同行把穷日子过到头似乎也不是为了通向这里那份局促只是因为和我一起作为一个女人她竟能在此处再度赢得我这男人的欣赏她在一支香烟和一杯啤酒面前所表现出的无限优雅走前买单时那舍我其谁永远替我做...

品读伊沙《中国诗歌扳道夫》诗集121-130首

品读伊沙《中国诗歌扳道夫》诗集121-130首

点击下载《今天是你的生日我的老婆》 有人唱人世间最浪漫的事照我看是最实在的事就是和你一道慢慢变老老成两只老猴子的时候盘腿坐在床上就当是在树上相互挠痒痒有虱子的话还可以捉两只尝尝老婆子你那长长的缠在我脖子上三圈不止的玉臂已经枯干如柴却是我一辈子也享用不够的人骨牌老头乐啊 (2004...

摘伊沙编《新世纪诗典十》61-73首完美

摘伊沙编《新世纪诗典十》61-73首完美

欢迎去淘宝磨铁图书旗舰店购买本文伊沙老师授权发布请勿转载上帝的味道 西娃 带着五个6至15岁孩子玩精油,他们每人画了一幅想象中上帝肖像我说,展开想象力上帝是什么味道把与之对应的精油滴在画上瘦高孩子滴了檀香他说上帝像爸爸:高大,可靠一个小胖子滴上生姜,茴香,黑胡椒.….他说上帝是一...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