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名家论战

名家论战

  • 最新
  • 浏览
  • 评论

攻擂守擂专用诗集《侍仙共品》162首置顶

侍仙金童3个月前 (11-24)95
攻擂守擂专用诗集《侍仙共品》162首
下载电子版龙 虾  只是轻轻地一掰,你一切的坚硬都柔软了;只是轻轻地一掰,你一切的勇猛都胆怯了;只是轻轻地一掰,你一切的生都死了;只是轻轻地一掰,你挥螯一生的故事连同红盔甲就成了弃物,只剩下挥动一生的螯和红盔甲保护一生的难以割舍的尤物。 龙虾的尸体一堆一堆,人们用满桌的...

《郭沫若:抛开历史我不读》——伊沙

侍仙金童1年前 (2022-11-08)118
《郭沫若:抛开历史我不读》——伊沙
点击下载郭沫若:抛开历史我不读伊沙   如果不是这一次,我几乎从未正眼注视过这个人。   作为一名诗歌的从业人员并有志于在业内有所建树的我,竟然在自己十多年来的阅读中从未给“中国新诗第一人”留下过一个位置,而且此种现象在我的同行尤其是同辈人中竟甚为普遍,这本身...

《中国诗人的现场原声 ——2001网上论争回视 》 伊沙

侍仙金童1年前 (2022-11-08)95
《中国诗人的现场原声 ——2001网上论争回视 》 伊沙
点击下载中国诗人的现场原声——2001网上论争回视伊沙        大概在两三年前,在中国当代诗人各个圈落的聚谈中还有斥“网虫”为无聊的语言习惯。也就在这近两三年的时间里,诗人们却纷纷上网,加入了虫子们的行列。网络进入...

《这诗,这人,这坛子》 ——伊沙

侍仙金童1年前 (2022-11-08)146
《这诗,这人,这坛子》 ——伊沙
《这诗,这人,这坛子》 ◎伊沙这诗,这人,这坛子——伊沙、赵丽华谈话录赵丽华:伊沙,我们可不可以先说一些轻松的话题呢?比如最近你有一些幽默的文章发在《喜剧世界》上,恰好我也喜欢那份刊物,也常在那上面发一些幽默文章。有时候我们还撞在同一期。 你觉得幽默这个东西在生活中或者在诗歌里重要吗?伊沙:绝对重要...

关于口语诗和我心中的伊沙——春树

侍仙金童1年前 (2022-11-08)201
关于口语诗和我心中的伊沙——春树
转自春树豆瓣:https://www.douban.com/note/693533651/?_i=7872360LhTCLrk最近有个叫“曹谁”的骂伊沙和口语诗,我瞅了一眼他的诗,完全没入门,写出这样的作品,真的太悲哀了。近期因为有些家庭琐事费尽心神,一直想写点什么,今天我收拾好房间,泡好咖啡,决定...

《小长城—新诗典十年》 伊沙

侍仙金童1年前 (2022-11-05)330
《小长城—新诗典十年》  伊沙
小长城——新诗典十年伊沙 既然我们生活在一个所谓的“大数据时代”,那么一切都首先用数据说话。整整十年来,《新世纪诗典》推荐诗的首数与天数是完全吻合的,一共3653首,出自1161位当代诗人之手,年度大奖一“李白诗歌奖”共评10届,系列诗会举办了104场。10年应该是3650天,为什么是36...

伊沙:世纪末:诗人为何要打仗

侍仙金童1年前 (2022-11-03)101
伊沙:世纪末:诗人为何要打仗
让你看看:什么是“盘峰论争”?世纪末:诗人为何要打仗伊沙关于“导火索”的问题现在我手边放着两本书:一本叫《1998中国新诗年鉴》(以下简称《年鉴》),杨克主编,花城出版社出版;一本叫《岁月的遗照》(系洪子诚、李庆西主编“90年代文学书系”之诗歌卷),程光炜编选,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出版。在刚刚过去...

伊沙:《访谈及讲话录》

侍仙金童1年前 (2022-11-03)110
伊沙:《访谈及讲话录》
...

《北京土著高晓松》(外三篇)伊沙

侍仙金童1年前 (2022-11-03)110
《北京土著高晓松》(外三篇)伊沙
《北京土著高晓松》(外三篇) ◎伊沙“人话”终于吐出伊沙        我一直以为“知识分子”诗人是不说人话的,他们在自己的作品中不说人话,用的是中国人唱意大利歌剧的那种美声腔调,真是把人恶心死了!而在他们比作品还多的“...

2000年中国新诗关键词 伊沙

侍仙金童1年前 (2022-11-03)86
2000年中国新诗关键词  伊沙
那时他们/朝前走着/一个女人/跟着他们/又说:“谁能看出/他们是一群/伟大的天才”——伊沙《非非当年》昌耀或许对于中国诗人来说,三月才是真正残酷的。在这一年的这个月份,从无数个电话听筒里传出的是身患绝症的昌耀先生自高楼扑向大地的消息。我是在前一年的冬天就得知昌耀先生将不久于人世的,他托人带话向我致谢...

伊沙:口语诗越活越旺,有着极强的生命力,成为世界潮流

侍仙金童1年前 (2022-11-03)127
伊沙:口语诗越活越旺,有着极强的生命力,成为世界潮流
点击下载口语诗”这个概念在汉语诗歌的语境中头一次富于尊严感和挑战性的被提出来,是在上世纪80年代,在风起云涌的“第三代”诗歌运动中。此前,外在勉强具备这一征候(内在追求也许南北辙)的作品,要么被当作“百花齐放”的最后一朵,要么倍受歧视地被当作“历史个案”来对待,因此我从来都拒绝用所谓“白话诗”、“民...